堕落…错失目标

我看了《圣经》里描述的我们是怎样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制造的。但是这引发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而且上帝是充满爱和平静的—-可为什么人类却这么自私,相互争斗并且不能和谐地生活呢?《圣经》里给出了原因:在最初的被创造之后,我们被一些东西给损坏了。这是怎样发生的呢?这意味着什么?

这在《圣经》中的《创世纪》中提到。在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制造不久,最初的人类接受过测试。该报告记录了与“蛇”的一次交易。蛇被普遍认为是撒旦— 上帝的天使对手。在《圣经》里,撒旦经常通过另一个人说话来现身。在这种情况下,他是通过蛇来说话。这个报告就是这样记录的。

蛇是上帝创造的所有野生动物中最精明狡猾的动物。有一天,他对一个女人说:“上帝真的说你绝对不能吃这个园子里任何一棵树上的水果吗?”

“我们当然可以吃树上的水果。”那个女人说。“只是在园子中间的的树上的水果是不允许吃的。上帝说,你绝对不能吃,也不能触摸它;如果你这么做了,你会死掉。”

“你不会死掉!”蛇对女人说。“上帝知道你吃了水果之后你的眼睛会睁开,而且你会像上帝一样智慧能够知道好与坏。”

那个女人被说服了。她看见树非常漂亮,果子看上去也很美味,而且她也渴望那个果子能带给她的智慧。所以她摘了果子并吃掉了。然后,她给了一些给和她在一起的她的丈夫,他也吃了。就在那时,他们的眼睛睁开了而且它们突然觉得害羞因为他们都光着身体。所以他们把无花果叶子编织了在一起用来盖住自己的身体。(创世纪3:1-6)

在测试中,他们的选择,进而诱惑,是他们可以是 ‘像上帝一样’。至此,他们毫不保留地信任上帝的一切,并相信上帝或者上帝的说的一切。但现在他们已经选择背弃,变得 ‘像上帝’,相信自己,并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他们自己能成为 ‘上帝’ ,自己命运的主人,把自己同上帝分开并且只响应自己。他们真的觉得他们可以“像上帝”。

在他们脱离上帝的《独立宣言》中,我们祖先的一些东西改变了。在记录段落中,他们感到羞愧,并试图掩盖。事实上,只是后来,当上帝指责亚当违背契约时,亚当责怪夏娃(和上帝,上帝制造了她)。夏娃反过来指责蛇。没有人会承担责任

那天开始的东西一直持续着,因为我们继承了同一天性。这是为什么人们今天表现得像那时候亚当的所作所为 — — 因为我们继承了他的本性。有些人误解《圣经》来推断,因为亚当的背叛行为而使得我们受到指责。事实上,只有亚当一个被责备,但我们确实生活在那背叛的后果中。我们可以从遗传角度来思考。我们继承了亚当的这种叛本性,因而天生地,几乎是无意识地,但故意地,我们继续着他开始的叛乱。我们可能不想要做宇宙的上帝,但是想成为我们设想的上帝;为我们自己的船掌舵;从上帝那里独立自治。从温和腐败的所有的国家政治领导人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称为亲爱的领袖)狂热个人崇拜的民族,亚当的叛乱都显示了相同的趋势。

这就解释了我们人类生活中那么多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是任何地方的人都需要为他们的大门上锁的原因,他们需要警察、律师、加密码的银行–因为按照当前的性情,我们会互相偷窃。这是为什么所有的帝国和社会最终都会腐败和崩溃– 因为在所有这些帝国的公民有衰减的趋势。这是为什么尽管尝试一切形式的政府和经济体系中之后,甚至一些工作得比别人好,每一个政治或经济制度似乎本身最终崩溃 — 因为在这些意识形态下的居民充斥着最终拖累整个系统的倾向。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宗教信仰能够完全给他们带来社会远景–但无神论者也如此–因为我们的生活的方式有关的东西往往使我们失去我们的视野。

事实上,这个词 ‘失去’ 基本上总结了我们的情况。《旧约》上的一段话描绘了一幅图景,帮助我更好地理解。它说:

所有这些士兵中有七百个精选的士兵是左撇子,其中每个人都能用一根头发吊住一块石头并且不会失掉。(Judges 20:16)

这一段话描述了士兵们是使用弹弓的专家,而绝不会失误。在希伯来语中翻译 ‘miss’这个词就是:חֲטִֽא  ׃。有趣的是,这个相同的希伯来语单词在绝大部分《旧约》里,被翻译成罪。例如,这个相同的希伯来语单词是 ‘罪恶’ ,当约瑟被当作奴隶卖往埃及的时候,不会承认自己与他主人的妻子通奸,尽管她恳求他。他对她说:

在这所房子里没有人比我更伟大。除了你,我的主人未曾对我隐瞒什么,因为你是他的妻子。我怎么可以做这种邪恶的事然后得罪上帝呢?(创世纪》 39:9)

就在“十诫”中说到:

摩西对民众说:”不要害怕。上帝已来测试你,所以,敬畏上帝的心会和你一起,会让你远离犯罪。(Exodus 20:20)

在这两个这些地方用的都是相同的希伯来语单词יַחֲטִֽא׃并被翻译成 ‘罪’。在提到士兵用石头集中靶子的段落中的 ‘失误(miss)’ 是同一个词,但在用来人们之间打交道时翻译成“罪”。这给我们题提供了一幅画面,以帮助我们了解是什么 ‘罪’。士兵拿起一块石头,吊起石头抛出它击中目标。如果他错过了他的目标,那么他失败了。同样地,我们按照上帝的样子被创造,我们得目标是如何按照上帝的样子来做以及怎样对待别人。’犯罪’ 就是错失这个为我们设计的目的或目标,而我们在各种各样的体制、宗教和意识形态里为自己打算的目标。

这种损坏和错过目标的画面并不漂亮,感觉也不好,也不乐观。多年来,我遇到过有人强烈抵制这种特别的圣经式说教。我记得一个大学生看着我愤怒地说,”我不相信你,因为我不喜欢你说的话”。但那是相当难以理解。喜不喜欢一样东西跟它是否真实有什么关系?我不喜欢税、战争、艾滋病和地震–我怀疑任何人喜欢— 但这并不能让它们走开,而且我也不能忽视其中的任何一个。我们社会所建立起来的所有的法律、警察、锁、钥匙、安全系统等的所有的系统,我们认为理所当然地能够保护我们的东西,意味着有什么不对劲。至少,圣经式说教是值得考虑的一种开放的方式。

所以现在我们有一个问题。我们从我们原始的状态开始堕落,用来制造我们的图像已毁损,而且进行道德行为的时候,我们不能击中目标。但是在我们无奈挣扎时,上帝没有离开我们。他制定了一个计划。这是一个计划来拯救我们,这就是为什么“福音”的字面意思是“好消息”– 因为这一计划是个我们需要听和接收的好消息。但上帝没有等很久来宣布这一消息。事实上,上帝首次宣布它就是在很久以前,在那次与亚当和夏娃在花园里谈话。我们看看这第一次“好消息”的宣布。

像中土世纪的兽人一样被毁坏

    在上一章中,我们看到了圣经中有关人按照神的形象被造的记载。这段记载也解释了人的生命为什么如此宝贵。然而接下来圣经从神的创造又谈到了更严肃的问题。这些问题在圣经的诗篇中有所提及。

     耶和华从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没有,有寻求神的没有。他们都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污秽,并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诗篇14:2-3)

这里说的是一同变为污秽。虽然我们按照神的形象被造,但在我们里面的这个形象被毁坏了。毁坏的表现是,我们选择独立于神(所有人都转离不去寻求神),不再行善。

                对精灵和兽人的思考

兽人怎么看都很丑,但它们也只不过是毁坏了的精灵
兽人怎么看都很丑,但它们也只不过是毁坏了的精灵

通过对比电影《指环王》中的精灵和兽人,我们会有更好的理解。兽人丑陋而邪恶,精灵美丽而充满和平(比如莱戈拉斯)。但兽人实际也曾是被索伦(Sauron)毁坏了的精灵。兽人里面最原始的精灵的形象,被毁掉了。与此相似,圣经中说人类堕落了,神最初创造的是精灵,但我们却变成了兽人。

精灵是尊贵而有威严的,就像莱戈拉斯一样
精灵是尊贵而有威严的,就像莱戈拉斯一样

比如,我们知道何谓良举,何谓恶行。虽然我们知道,却做不到。就像一台电脑染了病毒,不能再正常运转。我们的道德标准仍然在,只是病毒把它损坏了。圣经开篇时的人类良善而正直,但后来却堕落了。这与我们对自己的观察不谋而合,但却引申出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上帝如此创造我们?我们知道善与恶,但也由此而堕落。正如无神论者克里斯托弗·希琴斯所抱怨的:“如果神真的想让人类从这些堕落思想中解脱出来,他早应该更为小心地创造出一个不同的物种。” (出自克里斯托弗·希琴斯2007 出版的 《神不伟大:信仰如何破坏了一切》一书的第100页)

但是克里斯托弗漏掉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圣经中并没有说神是这样创造我们的,只是在我们被造之后发生了很糟糕的事。人类的始祖背叛上帝,而他们也是在自己的背叛中发生改变,并堕落了。

这就是我们经常所说的堕落。作为第一个被神创造的人类,亚当与神之间设有约定,就如婚约中的忠实,但亚当违背了这份约定。圣经中记载,虽然亚当答应神他不会吃智慧树上的果子,但他最终还是吃了。此约定以及智慧树本身,都赋予了亚当自由意志去决定是否要忠实于上帝。亚当是按照神的形象创造的,他和神之间拥有朋友搬的关系。对于被造,亚当没有选择,因此上帝允许他可以对与上帝的关系作出选择。这就好比如果坐着是不可能的,那么站立就不是一个真实的选择。亚当必须对神的友情和信任作出选择,选择的中心就在于那个命令—不要吃那棵树上的果子。但是亚当最终选择了背叛,并且由他开始的背叛,在其以后所有的世代中从未停止,直到今天。我们将从下一章看一看这意味着什么。

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

我想谈一下圣经里所说的人类的起源.对很多人来说,利用圣经来理解我们的起源被认为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但是,考虑一下携带基因密码的人类有多么多么复杂,就像人们创造的最好的计算机代码一样复杂;我们是由比最好的现代纳米技术还小的蛋白质制造的机器–具有自动修复细胞损伤的能力;而且,我们具备个性和意识.或许我们应该持开放的态度来考虑一下,我们是由上帝–造物主创造的可能性.

因此,通过阅读圣经开头一段,我想建立一种理解,即关于圣经怎样阐述我们的起源然后上帝说,”让我们按照我们的形象来制造人类,像我们一样……”所以上帝按照他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以上帝的形象他创造了他 ;他创造了男人和女人。(创世纪1:26-27)

以上帝的形象

那么人类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意味着什么?并不是说上帝是具有双臂,一个头等等的身躯。而在更深层次上,是说人类的基本特征来源于上帝的相似的特征。比如,上帝(圣经中)和人类(可观察)都具备智力,感情和意志。在圣经中,上帝有时被描绘为悲伤、 受伤害、生气或者快乐 — 我们人类也会体验到的类似的情绪。在日常生活基础上我们做出选择和决定。类似地,按照圣经中的描述,上帝也会做出选择并形成决定。我们的抽象推理和思考来自于上帝。我们具有智力,感情和意志是因为上帝拥有它们,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

从一个更基础的层次来考虑我们自己。我们自我意识到称自己为“我”和“你”,而不是称自己为“它”。我们会这样是因为上帝也这样。从这一理论出发,在圣经中上帝不是没有被描述成像电影“星球大战”里描述的那种没有自我的“力量”。 因为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所以我们也不是那种没有自我的“力量”。我们都具备个性。

为什么我们唯美

我们也欣赏艺术和戏剧。考虑一下为什么我们这样自然地喜欢并需要美。这不仅仅是视觉美,包括音乐和文学。考虑一下,音乐对我们有多么重要—甚至音乐能够使我们多么自然地翩翩起舞。我们喜欢好的故事,无论在小说里还是戏剧里,或者在现代更普遍的是电影里。故事里有英雄,有反面角色,戏剧以及好的故事都极力渲染这些英雄和反面人物,使他们进入我们的想象。我们如此自然地使用和欣赏艺术的多种形式来娱乐,给我们自己注入新的活力,激发我们自己的精神,这是因为上帝是一位艺术家而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这里有一个值得问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天生如此唯美,无论在艺术上,戏剧,音乐,舞蹈还是文学上?坦率的无神论者以及理解认知过程的权威人士丹尼尔丹 尼特从唯物主义角度回答了这一问题:

但是绝大部分的研究还是把音乐作为理所当然的。很少有人问音乐为什么存在? 有一个简短的回答,当然也是正确的,目前为止是这么认为的?音乐的存在是因为我们喜欢它,而且我们会持续地带来越来越多的音乐。但是我们为什么喜欢音乐呢?是因为我们觉得它很美好。但是为什么音乐对我们来说如此美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生物问题,但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丹尼尔·丹尼特 打破魔咒: 宗教作为一种自然现象 43页)

为什么事实上如果关于我们作为人类的一切必须完全基于物质过程来解释是艺术及它的所有形式,对我们如此重要?在这个问题上,可能作为世界上领先的思想家从唯物主义的进化角度来看,丹尼特告诉我们所不知道的。从圣经的角度来看,因为上帝就是艺术和唯美。他让所有的事物美好并享受美好。我们这些以他的形象制造的人也是如此。

为什么我们是道德的

此外,“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制造”解释了所有人所具备的天生的道德能力。即使我们拥有不同的语言和文化,我们都知道什么样的行为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道德推理的能力已经完全建立在我们身上。正如著名的无神论者理查德 · 道金斯所说:

“操纵我们道德判断能力的是通用的道德语法…与语言一样,组成道德语法的原则是遵循我们意识,就像在雷达下飞行。”(理查德 · 道金斯,上帝的错觉。p223)

道金斯解释了我们的对与错的意识的建立类似于我们具备语言的能力.道金斯不认为我们的道德能力来自于上帝,但这的确是最直接最简单的解释。我们拥有道德能力是因为上帝是道德的,而且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这是固有的人类能力。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点,会导致很多误解。下面是另一位著名的无神论者山姆•哈里斯的异议。

如果你完全认为宗教信仰提供了道德的唯一真正基础,那么无神论者应该没有信徒道德。”(山姆•哈里斯。2005.致基督教国家的一封信 38-39)

哈里斯误解了并且完全错了。从圣经角度来讲,我们的道德意识源于我们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并不是源于宗教信仰。这就是为什么无神论者,就像我们其他的人,具备道德能力并按照道德标准行事。无神论者的困难是解释为什么我们具备道德能力–这也是我们所有的人很难找出的原因-它把所有人牵连在一起。

我们为什么是关系型的

从圣经的角度来看,理解我们自己的出发点应该是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因此,当我们洞察上帝(通过圣经里对上帝的展示)或者人类(通过观察和反思)以及其他一切。所以,举例来说,这并不难注意到人们在关系上的突出性。看一场好电影是不错的,但是与一个好友一起看的话会感觉更好。我们很自然地寻求朋友分享经验。有意义的友谊和家庭关系对安乐感觉很重要。相反地,孤独和/或者沮丧的家庭关系以及破裂的友情会让我们倍感压力。在于其他人相处中,我们并不是中立的不可动摇的。如果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话,那么我们也许会找到这种相同的与上帝的关系,事实上我们也是这么做的。圣经上说“上帝是爱”(1.约翰4:8)圣经里写了很多关于上帝对我们的爱和对其他一切事物的爱的重要性–其实它们在圣经里是被称为耶稣的最重要的两项任务。当我们思考它的时候,爱必须是关系型的。因为爱的存在需要一个人(施爱者)将爱施与接受爱的对象–被爱的人。

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上帝是施爱者。如果我们仅仅认为上帝是“原动力”, “第一原因”,“全知全能的上帝”或者是作为(乐善好施者),我们就不能从圣经角度看上帝—那仅仅是我们在思维中构想了一个上帝。即使上帝是这样,上帝之爱会被描述成具备几乎不顾一切的激情。上帝不是拥有爱。上帝就是爱。最显著的两种描述上帝与人类的关系的圣经角度的写照是上帝拥有的父亲和妻子。那不是冷静哲学的类比,但那是最深切最亲密的人际关系。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陈述基础就是人类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具备思想,感情和意愿。我们具备道德能力遵循的“道德法则”赋予我们固有的对错识别标准。我们具备本能的发展享受美,戏剧,艺术,故事以及其他一切形式的能力。而且我们天生自然地寻求和发展与别人的关系及友情。我们之所以这样因为上帝就是这样的,而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所有的这些推理至少是与我们观察到的一致,正如我们论述的基础。接下来的帖子会从圣经角度解释为什么我们之间的关系会令人失望以及为什么上帝会看起来这么遥远?为什么我们最深切的渴望从来没有实现? 我们将从下一章看一看这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