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gnar

圣经有史实依据吗?中国祖先的证词

圣经是一本不同寻常的书。首先它是来自于神的灵感启迪并贯穿历史地准确地记录了神的活动。现代很多人质疑此说法,尤其是第一本圣经书的前几章—创世纪。这一章讲了上帝是怎样创造世界以及最初的人类(亚当和夏娃),他们 在伊甸园里被一个邪恶的魔鬼引诱。接下来是关于诺亚及其家人在一场世界性的洪水中存活下来而这场洪水摧毁了其他所有人类的记述。像现代绝大多数人一样, 我个人把这些故事看作是神话–像西游记,区别在于这些圣经神话不是像西游记一样源于中国而是源于 西方。 然而,在我研究了圣经里这些最早的讲述之后,我发现了一些证明表明圣经里的故事讲述可能真的发生过。其中最有趣的一个发现是存在于在汉字书写里。不仅仅有证据显示圣经最初的几章有史实依据,而且还形成了中国最早的对于人类历史的理解——从中国祖先开始。 中国汉字起源于大约4000年前中国文明的开始。中国书法经过几千年几乎没什么变化。从出土古代的瓷器和骨制品上的字迹符号可以发现这一点。只有在二十世纪才简化了文字书写,但是一直保持着原始的结构。 我们必须记住汉语的表意文字或者图画是通过更简单的图画构造出来的。所以,举个例子来说,“first(先)”这个字的表意图画是: 正如展示的一样,这个“先”字的表意文字确实是由更简单的“词根”组合而成。这意味着很久之前(4000年),当最初的中国祖先创造表意文字的时候,他们将这些词根“活着”、“土”、“人”加在一起组合成“先”。但是,这是为什么呢?  举例来说,“土”和“人”之间有什么天然联系呢?如果有,似乎也微乎其微。然而,将此与圣经的章节的讲述联系在一起却是惊人的。 耶和华神往用地上泥土所造的人鼻孔里吹了口气,他就成了活的人。(创世纪2:17)。 最“先”的“人”(亚当)是由“泥土”造的!但是中国人祖先是从哪里得到的与圣经讲述的联系呢?现在,看一下下面的例子: “土”、“口气”和“活的”这些词根组合成了“告”的表意图。但是,“告”和“走”组合成了“造”,创造的造。 “土”、“口气”、“活的”、“告”和“走”之间有什么天然联系能让中国的祖先联想到这一样应用它们呢?  然而这与上面提到的“创世纪2:17”有惊人的类似处。 这种类似还在持续。看一下,“魔鬼”是怎样由“人在花园里秘密行走”形成的。花园!花园和魔鬼又怎样天然地联系在一起呢?根本没有! 然而,中国人祖先那时将“鬼”和“两棵树”组合在一起成了“诱惑”。 所以,“鬼”在“两棵树”的遮盖下就是“魔”。如果是我,能想到与“魔”相关联的东西有性感的女人、钱或者酒。但是怎么会是两棵树?它们很难具有诱惑性啊。“花园”和“树”跟“鬼”“魔”有什么关系?现在对照圣经里的话: 上帝在东方种植了一个花园… 花园的中间是生命之树、善恶知识之树(创世纪2:8-9) 现在蛇更加狡猾…他对那个女人说:“上帝真的说了…?”(创世纪3:1) “渴望”或“觊觎”又一次将“女人”和“两棵树”联系在一起。为什么不把性欲“渴望”联系到“女人”? 那应该是很自然的关联啊。但是中国祖先没有这么做。 圣经记载中的确也提到了“觊觎”“两棵树”“女人”之间的关系。上面的引文认同了上帝的天堂花园中的两课树,即“生命之树”和“善恶知识之树”的存在。然后,圣经继续描述: 当那个女人看到树上的果实可作为食物并非常漂亮,而且她也非常渴望获得智慧,她就摘了一些并吃了。还给了她丈夫一些(创世纪 3:6)… Read More »圣经有史实依据吗?中国祖先的证词

历史的结论 — 植根于我们祖先的开端

作者/Ragnar.Oborn  译者/靳磊 我们已经看了圣经的最初几章,它叙述了人类历史的开端其实早已根植于中国的语言文字中。我们也看到圣经的开篇,描述整个人类如何从最初的受造状态中失落。但圣经围绕上帝对我们祖先的计划继续展开陈述,这是一个以上帝的应许为核心的蓝图。 圣经,一个货真价实的图书馆 要真正理解这个来自上帝的应许,我们必须对圣经有基本的了解。虽然我们将圣经视为一本书,但将它理解为一个电子图书馆,似乎更为精确。因为圣经是由多名作者、在时间跨度达1500多年的时间里共同完成的集作,在今天才被结集成为一本书。圣经因此也被列入世界上最伟大的书籍之列。圣经不同书卷中所记录的声明、预言,后面的书卷往往又可以接叙下去。如果圣经通篇只有一位作者,或由一群彼此相识的人共同完成,也许并不会令我们如此关注。但是圣经的作者,跨越成百甚至上千年,写于不同的文明背景、语言、社会阶层,甚至文体也各不相同;然而他们的信息与预言,与后来作者的信息如此贯穿一致,一脉相承,以致于我们总认为圣经是一本书。这是圣经非常独特的地方,也激励我们去了解其中的信息。现有圣经旧约(即耶稣之前的书籍)的手稿副本,可追溯到大约公元前200年左右。因此,圣经的文字基础,到目前为止,较比世界上其他古籍更为优越。  在伊甸园中承诺的福音 在圣经的开篇创世纪,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这种预言的能力在创造和堕落的过程中至关重要。换句话说,它讲述创世的开端,也记录历史的尾声。它关系到我们的始祖,也关系到历史的终结。在这里,我们看到上帝在面对魔鬼时用谜语对他说出的一个应许。      “我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根。” (创世纪3:15) 这是一个用谜语的形式发出的预言,但它是可以理解的。仔细阅读你会发现这里提到五个不同的词语,预示着将在未来得到实现(以“will”为代表的将来时态)。这五个词语是: 1.上帝 2.撒旦 3.女人 4.女人的后代 5.撒旦的后代 这个谜语预言了将来这五个词语将怎样彼此关。详见下图 上帝确保会有不同的人来到,彼此互相交。这里说到魔鬼是女人的仇敌;但并没有说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只是上帝会让女人和魔鬼都有后代。女人和魔鬼之间,以及他们的后代之间,会产生敌意和怨恨。  排除法指向这个后代—“他” 到目前止,我们只是在字面上作了一些直接观察,现在可以用逻辑思维法进一步排除。这里女人的后代,用的是英文中用来指代男性的“he”和“his”,是一个单数的男性,所以我们排除一些可能的释义。这个后代是 “他”,而不是“她”,所以这个人不会是女人,但却由女人而出。这个后代是“他”,而不是“他们”—一群人,或一个种族,一个团队一个民族。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情况下,人们会想当然地以为“他们”应该是答案。但这里的后代,确实指代的不是一个群体,无论这个群体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或者拥有特定信仰的犹太人、基督徒、佛教徒。这里后代也没有用“it”来表达,所以指的肯定是人。由此又排除了后代指代的其他可能性 ,比如某种哲学,教导,科技,经济体系,政治体系,或者宗教信仰。这种类似的“it”指代,也许一直是而且仍然是人们改变世界的首选。我们认为能够改变我们状况的,一定是某种“它”;所以数个世纪以来,最杰出的思想家,都在主张不同的政治制度、教育体制,科技和宗教等。今天的人们普遍认为,金钱和科技当之无愧是拯救人类的“它”。但是圣经的开篇开宗明义,将我们指向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上帝的想法截然不同-一他预备了一个“他”,一个能够粉碎蛇头的“他”。 另外一个并没有在圣经里表述的观察,也很有意思。上帝并没有应许给男人一个后代,像应许给女人一样。这一点相当令人费解,因为圣经通篇都在强调子由父生。事实上,现代西方人对圣经中家谱的一个批判,就是他们忽略了由女人而出的血统。在西方人眼里,男人的儿子一说,明显带有性别歧视。但在这里则迥然不同,它并没有应许将来必有一个由男人而生的后代,只提到了由女人而生的后代。 从我可以想到的以存人类中,无论是在历史中曾出现过的,还是童话中的人物,只有两个人没有肉身的父亲。第一个是人类的始祖亚当,由上帝直接创造;第二个就是圣经新约中记载的耶稣,由童贞女所生,没有生父。那么耶稣就是这个谜语中所预言的那一位吗?这与我们所观察的后裔应该是“他”,不是“她”、“他们”或“它”相吻合。用这种观点来看,这个谜语就被解释通了。 伤他的脚根… Read More »历史的结论 — 植根于我们祖先的开端

堕落…错失目标

我看了《圣经》里描述的我们是怎样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制造的。但是这引发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而且上帝是充满爱和平静的—-可为什么人类却这么自私,相互争斗并且不能和谐地生活呢?《圣经》里给出了原因:在最初的被创造之后,我们被一些东西给损坏了。这是怎样发生的呢?这意味着什么? 这在《圣经》中的《创世纪》中提到。在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制造不久,最初的人类接受过测试。该报告记录了与“蛇”的一次交易。蛇被普遍认为是撒旦— 上帝的天使对手。在《圣经》里,撒旦经常通过另一个人说话来现身。在这种情况下,他是通过蛇来说话。这个报告就是这样记录的。 蛇是上帝创造的所有野生动物中最精明狡猾的动物。有一天,他对一个女人说:“上帝真的说你绝对不能吃这个园子里任何一棵树上的水果吗?” “我们当然可以吃树上的水果。”那个女人说。“只是在园子中间的的树上的水果是不允许吃的。上帝说,你绝对不能吃,也不能触摸它;如果你这么做了,你会死掉。” “你不会死掉!”蛇对女人说。“上帝知道你吃了水果之后你的眼睛会睁开,而且你会像上帝一样智慧能够知道好与坏。” 那个女人被说服了。她看见树非常漂亮,果子看上去也很美味,而且她也渴望那个果子能带给她的智慧。所以她摘了果子并吃掉了。然后,她给了一些给和她在一起的她的丈夫,他也吃了。就在那时,他们的眼睛睁开了而且它们突然觉得害羞因为他们都光着身体。所以他们把无花果叶子编织了在一起用来盖住自己的身体。(创世纪3:1-6) 在测试中,他们的选择,进而诱惑,是他们可以是 ‘像上帝一样’。至此,他们毫不保留地信任上帝的一切,并相信上帝或者上帝的说的一切。但现在他们已经选择背弃,变得 ‘像上帝’,相信自己,并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他们自己能成为 ‘上帝’ ,自己命运的主人,把自己同上帝分开并且只响应自己。他们真的觉得他们可以“像上帝”。 在他们脱离上帝的《独立宣言》中,我们祖先的一些东西改变了。在记录段落中,他们感到羞愧,并试图掩盖。事实上,只是后来,当上帝指责亚当违背契约时,亚当责怪夏娃(和上帝,上帝制造了她)。夏娃反过来指责蛇。没有人会承担责任 那天开始的东西一直持续着,因为我们继承了同一天性。这是为什么人们今天表现得像那时候亚当的所作所为 — — 因为我们继承了他的本性。有些人误解《圣经》来推断,因为亚当的背叛行为而使得我们受到指责。事实上,只有亚当一个被责备,但我们确实生活在那背叛的后果中。我们可以从遗传角度来思考。我们继承了亚当的这种叛本性,因而天生地,几乎是无意识地,但故意地,我们继续着他开始的叛乱。我们可能不想要做宇宙的上帝,但是想成为我们设想的上帝;为我们自己的船掌舵;从上帝那里独立自治。从温和腐败的所有的国家政治领导人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称为亲爱的领袖)狂热个人崇拜的民族,亚当的叛乱都显示了相同的趋势。 这就解释了我们人类生活中那么多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是任何地方的人都需要为他们的大门上锁的原因,他们需要警察、律师、加密码的银行–因为按照当前的性情,我们会互相偷窃。这是为什么所有的帝国和社会最终都会腐败和崩溃– 因为在所有这些帝国的公民有衰减的趋势。这是为什么尽管尝试一切形式的政府和经济体系中之后,甚至一些工作得比别人好,每一个政治或经济制度似乎本身最终崩溃 — 因为在这些意识形态下的居民充斥着最终拖累整个系统的倾向。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宗教信仰能够完全给他们带来社会远景–但无神论者也如此–因为我们的生活的方式有关的东西往往使我们失去我们的视野。 事实上,这个词 ‘失去’ 基本上总结了我们的情况。《旧约》上的一段话描绘了一幅图景,帮助我更好地理解。它说: 所有这些士兵中有七百个精选的士兵是左撇子,其中每个人都能用一根头发吊住一块石头并且不会失掉。(Judges… Read More »堕落…错失目标

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

我想谈一下圣经里所说的人类的起源.对很多人来说,利用圣经来理解我们的起源被认为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但是,考虑一下携带基因密码的人类有多么多么复杂,就像人们创造的最好的计算机代码一样复杂;我们是由比最好的现代纳米技术还小的蛋白质制造的机器–具有自动修复细胞损伤的能力;而且,我们具备个性和意识.或许我们应该持开放的态度来考虑一下,我们是由上帝–造物主创造的可能性. 因此,通过阅读圣经开头一段,我想建立一种理解,即关于圣经怎样阐述我们的起源。然后上帝说,”让我们按照我们的形象来制造人类,像我们一样……”所以上帝按照他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以上帝的形象他创造了他 ;他创造了男人和女人。(创世纪1:26-27) 以上帝的形象 那么人类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意味着什么?并不是说上帝是具有双臂,一个头等等的身躯。而在更深层次上,是说人类的基本特征来源于上帝的相似的特征。比如,上帝(圣经中)和人类(可观察)都具备智力,感情和意志。在圣经中,上帝有时被描绘为悲伤、 受伤害、生气或者快乐 — 我们人类也会体验到的类似的情绪。在日常生活基础上我们做出选择和决定。类似地,按照圣经中的描述,上帝也会做出选择并形成决定。我们的抽象推理和思考来自于上帝。我们具有智力,感情和意志是因为上帝拥有它们,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 从一个更基础的层次来考虑我们自己。我们自我意识到称自己为“我”和“你”,而不是称自己为“它”。我们会这样是因为上帝也这样。从这一理论出发,在圣经中上帝不是没有被描述成像电影“星球大战”里描述的那种没有自我的“力量”。 因为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所以我们也不是那种没有自我的“力量”。我们都具备个性。 为什么我们唯美 我们也欣赏艺术和戏剧。考虑一下为什么我们这样自然地喜欢并需要美。这不仅仅是视觉美,包括音乐和文学。考虑一下,音乐对我们有多么重要—甚至音乐能够使我们多么自然地翩翩起舞。我们喜欢好的故事,无论在小说里还是戏剧里,或者在现代更普遍的是电影里。故事里有英雄,有反面角色,戏剧以及好的故事都极力渲染这些英雄和反面人物,使他们进入我们的想象。我们如此自然地使用和欣赏艺术的多种形式来娱乐,给我们自己注入新的活力,激发我们自己的精神,这是因为上帝是一位艺术家而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这里有一个值得问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天生如此唯美,无论在艺术上,戏剧,音乐,舞蹈还是文学上?坦率的无神论者以及理解认知过程的权威人士丹尼尔丹 尼特从唯物主义角度回答了这一问题: 但是绝大部分的研究还是把音乐作为理所当然的。很少有人问音乐为什么存在? 有一个简短的回答,当然也是正确的,目前为止是这么认为的?音乐的存在是因为我们喜欢它,而且我们会持续地带来越来越多的音乐。但是我们为什么喜欢音乐呢?是因为我们觉得它很美好。但是为什么音乐对我们来说如此美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生物问题,但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丹尼尔·丹尼特 打破魔咒: 宗教作为一种自然现象 43页) 为什么事实上如果关于我们作为人类的一切必须完全基于物质过程来解释是艺术及它的所有形式,对我们如此重要?在这个问题上,可能作为世界上领先的思想家从唯物主义的进化角度来看,丹尼特告诉我们所不知道的。从圣经的角度来看,因为上帝就是艺术和唯美。他让所有的事物美好并享受美好。我们这些以他的形象制造的人也是如此。 为什么我们是道德的 此外,“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制造”解释了所有人所具备的天生的道德能力。即使我们拥有不同的语言和文化,我们都知道什么样的行为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道德推理的能力已经完全建立在我们身上。正如著名的无神论者理查德 · 道金斯所说: “操纵我们道德判断能力的是通用的道德语法…与语言一样,组成道德语法的原则是遵循我们意识,就像在雷达下飞行。”(理查德 · 道金斯,上帝的错觉。p223)… Read More »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

简明而有力:耶稣为人类牺牲的意义

耶稣为了为全人类牺牲而来。在人类历史之初,神就宣告了这个讯息;亚伯拉罕献祭以撒与逾越祭宰杀羔羊预表了耶稣为我们牺牲;在旧约圣经中,许多先知都预言了基督受难的事实和细节。那么,为何耶稣的死如此重要,甚至他的死需要一再被强调呢?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在圣经之中,有一条类似律法的陈述: 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马书6:23) “死亡”意味着“分离”。当我们的灵魂与身体分离,我们的肉体就会死去。相似地,当我们与神隔绝,我们的灵也将死去。而这样的隔绝现在却真真实实地存在,因为神是全然圣洁(全然无罪)的,而我们已从起初被造之时的状态堕落,成为有罪。 就如上面这张图所画的一样,罪如同无底的深渊将我们与神隔开。离了树的枝子唯有死路一条,离开了神,我们的灵也必然走向死亡。 这种分离给我们带来了愧疚和恐惧。对此我们最直接的想法是试着建一座桥梁跨过罪的深渊,将自己带到神那边去。于是我们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去教堂,寺庙或是清真寺、信仰宗教、广行善事、冥想沉思、帮助他人、多多祈祷等等。有些人可以把他所做的好事写成长长的清单,当然,要做到这些也绝非易事。这仿佛下面这张图所描绘的。 问题在于虽然我们的努力、善行、牺牲、苦行等等本身是好的,但却不足以偿还我们所负的债,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我们所做的努力,就像一次次向对岸架去的桥梁,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跨越分隔神与我们之间深渊。宗教或是道德意义上的好行为虽然有益,但它们无法解决最本质的问题。这就好比试图靠素食主义来治愈癌症(癌症的结果是死亡)一般。吃素当然不是坏事,但却不能治好癌症。因此,你需要一个与此完全不同的药方。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说的这条定律听起来尽都是坏消息。它是这样的糟糕以至于我们掩耳不听,常常拿各种各样的事物来填满我们的生命,希望这样糟糕的定律就会离我们而去。然而就像只有当癌症确诊之时,治疗癌症的药方对我们才真正有意义,圣经强调这关于罪和死的定律,正是为了吸引我们关注那简单而有效且是唯一的拯救。 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罗马书6:23) “惟有”说明了余下的讯息即将转折,它将会是好消息:是关于拯救的福音。 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马书6:23) 福音所指的好消息就是耶稣的死能在我们与神的鸿沟之间架起桥梁,因为在耶稣死后三天从死里复活了,胜过了罪的辖制。尽管今天有些人因为没有看到那些有关耶稣复活的强有力的证据而选择不相信这一事实。但耶稣的牺牲确然成就了旧约圣经中的诸多预言,例如亚伯拉罕献祭以撒以及逾越节的献祭。 耶稣道成肉身,一生圣洁无罪。因此他能同时触及位于鸿沟两侧的神与人,因而能够跨越在罪的深渊上。如图所绘,他是通往生命的桥梁。 现在请注意耶稣的牺牲是如何给予我们的。它是一种“恩赐”(是一种礼物)。何为礼物?礼物是白白给予的,不管它是什么,只要它真的是礼物,那么它就与你的所作所为无关,也不是靠你的善行赚来的。如果可以被赚取,那礼物也就无从为礼物了。同理,你也无法用善行换得耶稣为你牺牲。这原本就是送给你的,就这么简单。 那么这恩赐到底是什么呢?这恩赐就是永恒的生命。这即意味着那带给我们死亡的罪不再存在了。耶稣的牺牲是帮助我们跨越隔阂、与神与生命相连的桥梁,并且这样的连接将持续到永远。这份恩赐是耶稣死而复活而赐给我们的,也将主的身份彰显出来。它就是这么的满有能力。 那么我们该如何跨过这座赐给我们的生命之桥呢?让我们再想想“礼物”的含义吧。如果有人来,送给你一份礼物,你并不需要为此付出什么。但如果你要想得到这份礼物,你就必须要“接受”它。当有一份礼物在你眼前,你有两个选择:或者拒绝它,或者接受它。所以同理,神所赐的这份恩典也需要你自己来接受。但这种接受并非简单的同意,也不能简单地通过学习或是理解来实现。如下面的图画的那样,要走上这座赐给我们的桥,我们必须回转向神,接受他赐给我们的礼物。 那么我们究竟应该如何接受这份恩赐呢?圣经中写到: 因为众人都有同一位主,他也厚待一切求告他的人。(罗马书10:12) 注意这个应许是对“一切……的人”。因为耶稣死而复活了,直到今日他还活着,且是我们的“主”。所以当你呼唤他,他会听到你的呼唤并赐予你他的恩典。但你依然需要与他对话,来呼唤他,恳求他。也许你从未这样做过,接下来的这段话可以引导和帮助你与他交流,向他祷告。这并不是什么魔法咒语,也不是些带有神奇力量的特殊的词汇。仅仅因为我们和亚伯拉罕一样相信他的大能,相信他愿意将这恩典赐予我们。我们相信他会听到我们的祷告,会给予我们回应。福音是这样的有能力,同时它又如此简单。所以,放轻松,跟着下面这段话,你可以大声念出来也可以在心中默读,与耶稣对话,来享受他的恩典。 亲爱的主耶稣,我明白是因为我生命中的罪使我与上帝分离。即使我再怎么尝试,也没有任何努力或牺牲可以挽回这种分离。但我知道你死在十字架上是为要洗去世人一切的罪恶,包括我的罪。我明白你受难而后复活,是为了偿还我们犯罪的代价。我恳求你,洁净我,引领我走向上帝,获得永恒的生命。我不想要终身沦为罪的奴仆,所以求你救我脱离罪的辖制。谢谢你,我主耶稣,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求你今后一直作我的主,指引我人生的道路。 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