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善良的上帝会创造出邪恶的魔鬼?

圣经中写道,撒旦伪装成蛇并导演了人类堕落的惨剧。然而这就引发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上帝为什么要创造出“邪恶的”魔鬼(意味着“对手”)来玷污他美好的作品?

路西法 – 明亮之星

事实上,圣经中记载了上帝曾经创造出一个强大的,聪明且美丽的天使灵魂(天使长)名叫路西法(意思是“明亮之星”),他曾经非常善良。但是路西法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他可以自主选择。以赛亚书14节的一段中记载了他的选择。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 你何竟从天坠落!

你这攻败列国的, 何竟被砍倒在地上!

你心里曾说 “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

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

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以赛亚书14:12-14)

和亚当一样,路西法有一个选择的机会。他可以接受上帝是唯一的神,或者他也可以选择做他自己的神。然而他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我要”,表明他选择了蔑视上帝并封他自己为 “至上者”。以西结书中也对路西法的堕落做出了相似的描述:

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

…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

我将你安置在神的圣山上

你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

“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

后来在你中间又察出不义。

…以致犯罪。

所以我因你亵渎圣地

就从神的山驱逐你。

遮掩约柜的基路伯啊!我已将你从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除灭。

你因美丽心中高傲,又因荣光败坏智慧,我已将你摔倒在地。 (以西结书 28:13-17)

路西法的美丽,智慧和力量 – 所有上帝赐予他的美好的品德 – 使他变得骄傲。他的骄傲导致了他的叛变和堕落,但是他从未失去(因此仍旧保有)他的力量和特性。他向着他的创造者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叛乱,借以宣告谁才是神。他诱惑人类,使他们变的和他一样,只爱自己,脱离上帝的统治并背叛上帝,他用这样的方法招募人类并使他们加入他。对亚当意愿的测试的本质和对路西法的是一样的,只是表现的形式不相同。他们俩都选择作为自己的神。这曾经是(现在也是)最终的“神之幻想”。

撒旦 – 通过其他人发挥作用

以赛亚书中的段落与巴比伦王有关,以西结书中的篇章讲述的是泰尔王。但是通过给出的解释可以看出,这些并非是对于人类的描述。以赛亚书中的“我要”描述了这样的一个存在;他因为想要把自己的王座置于神的众星之上而受到了被砍翻在地的惩罚。以西结书对他的描述是一个守护天使,曾经居住在伊甸园中,神的圣山之上。圣经中对于撒旦(或路西法)将自己隐于他人之后或通过他人表现自己的意志的描述是一致的。在创世纪中他通过蛇来诱惑人类,在以赛亚书中他通过巴比伦王来施行统治,在以西结书中他则是控制了泰尔王。

为什么路西法要背叛神?

那么路西法为什么要背叛伟大的无所不知的神并想推翻神的统治呢?“聪明”最重要的一个体现,知道你是否能够打败一个潜在的对手。路西法或许曾经拥有(现在仍旧拥有)力量,但是仅仅依靠他有限的力量是不足以成功地与他的创造者相抗衡的。所以为什么要倾尽所有去做一件不可能成功的事情呢?我认为一个聪明的天使应该认识到他相对于神的渺小,并且停止他的背叛。那么他为什么不呢?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多年。

然后我意识到路西法可能认为,神仅在信仰上才是无所不能的造物主 – 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样的。让我来解释一下吧。圣经注明了天使是在第一周被创造出来的,这点在以赛亚书第14节以及圣经的其他章节也有提到。例如在约伯记的创造篇中记载:

那时,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说:…

“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

你若有聪明,只管说吧!…

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 (约伯记38:1-7)

想象一下路西法在宇宙中的某处被创造出来并在创造周的某一时刻产生了意识。他所知道的一切就是他是存在的,并且具有自我意识,以及一个自称创造了他和宇宙的存在。但是路西法如何能够得知这个宣称是否正确?或许,这个自称创造者的存在仅仅只是比路西法早一些来到这个世界而已。正因为出现的早,这个“创造者”(或许)比他更加强大,更加睿智 – 话说回来或许这也可能不是事实。或许他是和所谓的创造者同时出现在宇宙中的。路西法可以选择认可神对他说的话,接受神创造了他的事实,并且承认神是永恒的不朽。但是由于他的骄傲,他选择去相信他是由自己的意识所产生的这一幻想。

你或许会认为路西法相信他和神(以及其他的天使)突然出现在现实中比较虚幻,但是这和最新的、最伟大的现代宇宙学的基本观点是一致的。宇宙曾经于虚无中波动,世界就是在这样的波动中产生 – 这是现代无神论者眼中的宇宙起源。从根本上来说,所有人 – 从路西法到理查德·道金斯和史蒂芬·霍金再到你和我 – 必须在信仰上选择相信宇宙是自己产生的还是被造物主创造并维持至今的。

换句话说,眼见未必为实。路西法应该见过神并与神交谈过,但是他仍旧不得不在信仰上接受神创造了他这一事实。许多人和我说如果神能够在他们面前现身,他们就会相信神的存在。圣经上说,许多人见过神并听过神的教诲 – 这从来不是问题。问题的关键是他们是否愿意接受并相信神所说的关于神和人类的话。不管是亚当和夏娃,或是该隐和亚伯,或是诺亚,或是庆祝第一个逾越节的埃及人,或是穿越红海到见识过耶稣神迹的以色列人,对他们来说,看到的从来不代表可以相信的。路西法的堕落正说明了这一点。

魔鬼在现今都做些什么?

所以神并没有创造“邪恶的魔鬼”,神创造的是一个强大的聪慧的天使。这个天使由于他的骄傲而背叛了神,并因此败坏了(但仍旧拥有)他曾经的荣光。你,我和所有的人类成为了神与他的敌手(魔鬼)相对抗的战场的一部分。魔鬼一方的策略是不像指环王中的黑骑士一样穿着阴险的黑斗篷四处游荡,而是在我们身上种下邪恶的诅咒。由于他曾经的荣光,路西法很容易达到欺骗我们的目的,使我们失去神在创世初通过亚伯拉罕和摩西许诺的救赎,后来通过耶稣的死亡和复活得以实现。正如圣经所说

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装作仁义的差役,也不算希奇。(哥林多后书11:14-15)

因为撒旦和他的差役能够伪装成“光明的一方”,我们更容易被欺骗。这就是为什么理解福音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的原因。

圣经有史实依据吗?中国祖先的证词

圣经是一本不同寻常的书。首先它是来自于神的灵感启迪并贯穿历史地准确地记录了神的活动。现代很多人质疑此说法,尤其是第一本圣经书的前几章—创世纪。这一章讲了上帝是怎样创造世界以及最初的人类(亚当和夏娃),他们 在伊甸园里被一个邪恶的魔鬼引诱。接下来是关于诺亚及其家人在一场世界性的洪水中存活下来而这场洪水摧毁了其他所有人类的记述。像现代绝大多数人一样, 我个人把这些故事看作是神话–像西游记,区别在于这些圣经神话不是像西游记一样源于中国而是源于 西方。

然而,在我研究了圣经里这些最早的讲述之后,我发现了一些证明表明圣经里的故事讲述可能真的发生过。其中最有趣的一个发现是存在于在汉字书写里。不仅仅有证据显示圣经最初的几章有史实依据,而且还形成了中国最早的对于人类历史的理解——从中国祖先开始。

中国汉字起源于大约4000年前中国文明的开始。中国书法经过几千年几乎没什么变化。从出土古代的瓷器和骨制品上的字迹符号可以发现这一点。只有在二十世纪才简化了文字书写,但是一直保持着原始的结构。

我们必须记住汉语的表意文字或者图画是通过更简单的图画构造出来的。所以,举个例子来说,“first(先)”这个字的表意图画是:

Slide1

正如展示的一样,这个“先”字的表意文字确实是由更简单的“词根”组合而成。这意味着很久之前(4000年),当最初的中国祖先创造表意文字的时候,他们将这些词根“活着”、“土”、“人”加在一起组合成“先”。但是,这是为什么呢?  举例来说,“土”和“人”之间有什么天然联系呢?如果有,似乎也微乎其微。然而,将此与圣经的章节的讲述联系在一起却是惊人的。

耶和华神往用地上泥土所造的人鼻孔里吹了口气,他就成了活的人。(创世纪2:17)。

最“先”的“人”(亚当)是由“泥土”造的!但是中国人祖先是从哪里得到的与圣经讲述的联系呢?现在,看一下下面的例子:

“土”、“口气”和“活的”这些词根组合成了“告”的表意图。但是,“告”和“走”组合成了“造”,创造的造。

Slide3

“土”、“口气”、“活的”、“告”和“走”之间有什么天然联系能让中国的祖先联想到这一样应用它们呢?  然而这与上面提到的“创世纪2:17”有惊人的类似处。

这种类似还在持续。看一下,“魔鬼”是怎样由“人在花园里秘密行走”形成的。花园!花园和魔鬼又怎样天然地联系在一起呢?根本没有!

Slide4

然而,中国人祖先那时将“鬼”和“两棵树”组合在一起成了“诱惑”。

所以,“鬼”在“两棵树”的遮盖下就是“魔”。如果是我,能想到与“魔”相关联的东西有性感的女人、钱或者酒。但是怎么会是两棵树?它们很难具有诱惑性啊。“花园”和“树”跟“鬼”“魔”有什么关系?现在对照圣经里的话:

上帝在东方种植了一个花园… 花园的中间是生命之树善恶知识之树(创世纪2:8-9)

现在蛇更加狡猾…他对那个女人说:“上帝真的说了…?”(创世纪3:1)

“渴望”或“觊觎”又一次将“女人”和“两棵树”联系在一起。为什么不把性欲“渴望”联系到“女人”? 那应该是很自然的关联啊。但是中国祖先没有这么做。

Slide5

圣经记载中的确也提到了“觊觎”“两棵树”“女人”之间的关系。上面的引文认同了上帝的天堂花园中的两课树,即“生命之树”和“善恶知识之树”的存在。然后,圣经继续描述:

当那个女人看到树上的果实可作为食物并非常漂亮,而且她也非常渴望获得智慧,她就摘了一些并吃了。还给了她丈夫一些(创世纪 3:6)

从此刻开始人类由上帝创造的最初完美状态被损坏。再考虑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类似的事情。下面列是中国“大船”的表意文字示意图:

Slide6

表意文字的词根也可以这样表示:

 

Slide6

包含“八”“口(人)”在一个 “舟”里。如果我要描绘一个大船,我会说3000个人在一个船里。那为什么8个呢?有趣的是,在圣经记载的洪水章节里,有8个人坐在“诺亚方舟”里(诺亚,她的三个孩子和他们的老婆们)。

圣经章节和中国书法的类似情况是非常值得注意的。有些人可能以为是中国祖先读过并借鉴了这些典故,但是中国语言起源至少比摩西早700年(摩西生活在公元前1500年并编译了圣经第一套书)。  所以当中国祖先最早创造的文字时候他们并没有阅读圣经书。况且中国与中东相距甚远。或者是一巧合。但是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而且,为什么中国字体与后来的关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布的圣经故事没有这样的巧合呢?

然而,如果圣经记录的是真的历史事件呢—即使是最初的人故事?那么中国祖先就像其他种族的祖先及世界语言一样起源于巴别塔(圣经创世纪11章)。 巴别塔 章节讲述了洪水幸存者的后裔是如何拥有自己的语言并对上帝困惑,以至于他们不能理解彼此。这归因于人类多样性的语言和他们从巴别塔到世界其他地区的迁徙。 这意味着,每种语言团体内部的通婚解释了人类多个种族的起源。中国祖先就是这些从巴别塔迁徙出去的其中的一个团体,在那时他们创造了中国书法,而那时上帝之创造和洪水事件刚好发生,这些是他们的现代故事—他们记得很清楚。所以,当这些祖先们为抽象概念如“觊觎”“诱惑”等创造词根时,他们用的是他们知道的近代故事。相似地,像“船”,他们用了能记住的极致章节。所以,在中国文化创始最初,中国祖先将上帝之创造和洪水事件的记载镶嵌进了中国语言词根。随着时间流逝他们的后裔忘记了这些联系的最初原因,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但是他们还在用这种语言。 如果确实是这个解释,那么圣经记载章节就是记载的真实的故事,并不是神话,而且是中国文明的基础。

中国边境祭祀与孔夫子之谜

中国也是世界上拥有最长的运行礼仪传统的国家之一。从中华文明的开始,中国皇帝总在冬至向上帝祭祀一头公牛。仪式在中国文化的所有朝代中保留。 事实上,这仅仅在1911年终止,孙中山先生赶走了清王朝最后一个皇帝然后中国变成了共和国。在那以前,这个仪式一般在‘天坛公园’举行, 现在这里是北京一个高知名度的旅游胜地. 所以,4000多年以来,中国皇帝每年将一头公牛祭祀给天堂里的皇帝。可是为什么呢? 孔子(551-479 BC)就问到了这一问题。他说:

“谁懂得祭祀天地的仪式…谁就会发现管理一个王国就像看自己的手掌那么简单”

换句话说,任何人只要能够解开祭祀之谜就拥有足够的才能来管理一个王国。所以当中国祖先在公元前 2200年开始进行“边境祭祀 “(当时这么定义的)的时候到孔夫子(公元前500年),祭祀的意义已经失传——即使这个传统直到公元1911年仍然保持了2400年。

也许,如果他们的表意文字背后的联系没有丢失的话,孔夫子会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来考虑一下“义”的词根组成。

Slide7“義”的组成看到“羊”在“我”的上方。“我”是由“手”和“戈”(或者“匕首”)组成。这传递的意义是我手刃羊成就了义。在我的地盘上羊的牺牲或者死亡带给我义。

在圣经里,动物祭祀从人类历史的最初就已经开始了,早在犹太人祭祀体系之前。举例来说, Abel (亚当的儿子)和诺亚 对天堂进行祭祀 (创世纪 4:4 & 8:20). 似乎早期的人类懂得动物祭祀 是帮助他们理解一个动物的死亡对于他们获取义来讲是必需的。所有的早期人类都执行而且中国祖先似乎也懂得此举。

圣经中关于耶稣的章节标题中最突的其中之一就是“上帝的羔羊” (约翰 1:29). 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亡是真正的取义——对所有的动物祭祀而言——包括古代中国的边界祭祀。在圣经中前部分章节中,上帝预言说一个女人的孩子会死于人类和动物祭祀已经开始实现了,所以早期人类会用这种画面来帮助他们理解祭祀这件事情。至少,中国祖先们已经开始理解此事,即使他们在孔夫子时期失去了它。

当然,这却是违背了我们的本能。我同很多有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谈过, 我一直迷惑于正义到底仅仅是上帝的恩赐还是基于我们的工作。 换句话说,很多人认为我们没有必要为罪恶买单。这些人按照自己的愿望来生活。其他一些人任务,我们确实需要为罪恶付出,但是这些付出可由我们做过的好事来抵消。这些人尝试着做好人或者成为有信仰的人,并希望这能实现。  这与福音形成对比:

但是现在除了法律之外,上帝的义已为人所知… 此义来自于耶稣的信仰以及所有信仰他的人(罗马书 3:21-22)

为什么耶稣的死和复活能够被授予正义? 关于该问题更多信息可参阅这里

参考书目

The Discovery of Genesis. C.H. Kang & Ethel Nelson. 1979

Genesis and the Mystery Confucius Couldn’t Solve. Ethel Nelson & Richard Broadberry. 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