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的重生:事实还是虚构

我小时候听过很多关于宗教节日的了不起的故事。例如在圣诞节的时候,一个住在北极的胖老头驾乘驯鹿飞遍世界,从烟囱进入各家各户,给听话的小孩送礼物。再比如复活节的时候,复活节兔子也会送鸡蛋和巧克力给这些小孩子们。当我长大后,我认识到这些故事很温馨,但却不是真的 – 再回首,我可以笑面这些故事,但是我已经不再信以为真了。 我也听过关于宗教节日的其他故事, 包括牧羊人看到天使,智者追寻星辰,马厩中出生的小孩 – 圣诞的由来。或许最激动人心的故事应该是耶稣如何在十字架上死去,并于三天后重生 – 复活节的由来。 第二组故事看起来和第一组一样精彩。当我长大后并意识到第一组故事不是真的时,我有了一个问题:第二组故事是真实的么?毕竟两组故事都和宗教节日有关,都能激起人们的好奇,也同样显得不可思议。复活节的故事尤为如此,它讲述了耶稣在死后的第三天从墓中走出,重回人世。这或许是所有宗教中最不可思议的故事了,甚至可以用作报纸头条 – 亡者重返人间。这会是真的么?是否有合理的证据来证实它呢? 这些问题或许很难回答。但是它们值得我们去思考,因为它们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毕竟我们中最明亮的,最强大的,最有势力且最有力量的那个人最终会死,我们也一样。如果有人能够打败死亡,这就应该引起我们的兴趣。让我大致分享一下在我学习和思考这个问题过程中的所学吧。 关于耶稣的历史背景 – 非圣经记载 或许尝试去回答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研究各种可能,在不做出基于信仰的预判的情况下,找出其中最讲的通的那个。耶稣存在于世,并在公众面前死去这个改变了历史进程的事实是毋庸置疑的,甚至无需通过圣经来证明。许多文献中都有关于耶稣和他对于世俗世界影响的记载。让我们来看一下其中的两篇。罗马的地方官、历史学家塔西佗发表过一篇描述1世纪(公元65年)尼禄如何残害那些被当做焚烧罗马的替罪羊的基督徒们的文献,其中有对耶稣的记录。下面是他在公元112年写的一段话: 尼禄用尽残忍的手段惩罚基督徒们,因为他憎恨他们激增的数量。作为教派创始人的基督,被提比略统治时期朱迪亚的地方长官本丢·彼拉多判处了死刑。但是,在被压制了一段时间后,这邪恶的迷信再次爆发,不仅来自于伤害发生地朱迪亚,也通过罗马市进行散播。 Tacitus. Annals XV. 44 (112 AD) 关于这段论述,令人感兴趣的地方在于,塔西佗证实了耶稣是:1)一个历史人物;2)被本丢·彼拉多处死;3)到公元65年(尼禄的年代)为止,基督教的信仰从朱迪亚穿越地中海,传播到了罗马,信奉基督教的信徒之多以至于罗马的皇帝感到他不得不着手处理这件事。需要注意的是科尼利厄斯·塔西佗是作为敌对势力的证人来讲述这些事情的,因为他认为耶稣兴起的运动是“邪恶的迷信”。… Read More »耶稣的重生:事实还是虚构

历史的结论 — 植根于我们祖先的开端

作者/Ragnar.Oborn  译者/靳磊 我们已经看了圣经的最初几章,它叙述了人类历史的开端其实早已根植于中国的语言文字中。我们也看到圣经的开篇,描述整个人类如何从最初的受造状态中失落。但圣经围绕上帝对我们祖先的计划继续展开陈述,这是一个以上帝的应许为核心的蓝图。 圣经,一个货真价实的图书馆 要真正理解这个来自上帝的应许,我们必须对圣经有基本的了解。虽然我们将圣经视为一本书,但将它理解为一个电子图书馆,似乎更为精确。因为圣经是由多名作者、在时间跨度达1500多年的时间里共同完成的集作,在今天才被结集成为一本书。圣经因此也被列入世界上最伟大的书籍之列。圣经不同书卷中所记录的声明、预言,后面的书卷往往又可以接叙下去。如果圣经通篇只有一位作者,或由一群彼此相识的人共同完成,也许并不会令我们如此关注。但是圣经的作者,跨越成百甚至上千年,写于不同的文明背景、语言、社会阶层,甚至文体也各不相同;然而他们的信息与预言,与后来作者的信息如此贯穿一致,一脉相承,以致于我们总认为圣经是一本书。这是圣经非常独特的地方,也激励我们去了解其中的信息。现有圣经旧约(即耶稣之前的书籍)的手稿副本,可追溯到大约公元前200年左右。因此,圣经的文字基础,到目前为止,较比世界上其他古籍更为优越。  在伊甸园中承诺的福音 在圣经的开篇创世纪,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这种预言的能力在创造和堕落的过程中至关重要。换句话说,它讲述创世的开端,也记录历史的尾声。它关系到我们的始祖,也关系到历史的终结。在这里,我们看到上帝在面对魔鬼时用谜语对他说出的一个应许。      “我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根。” (创世纪3:15) 这是一个用谜语的形式发出的预言,但它是可以理解的。仔细阅读你会发现这里提到五个不同的词语,预示着将在未来得到实现(以“will”为代表的将来时态)。这五个词语是: 1.上帝 2.撒旦 3.女人 4.女人的后代 5.撒旦的后代 这个谜语预言了将来这五个词语将怎样彼此关。详见下图 上帝确保会有不同的人来到,彼此互相交。这里说到魔鬼是女人的仇敌;但并没有说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只是上帝会让女人和魔鬼都有后代。女人和魔鬼之间,以及他们的后代之间,会产生敌意和怨恨。  排除法指向这个后代—“他” 到目前止,我们只是在字面上作了一些直接观察,现在可以用逻辑思维法进一步排除。这里女人的后代,用的是英文中用来指代男性的“he”和“his”,是一个单数的男性,所以我们排除一些可能的释义。这个后代是 “他”,而不是“她”,所以这个人不会是女人,但却由女人而出。这个后代是“他”,而不是“他们”—一群人,或一个种族,一个团队一个民族。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情况下,人们会想当然地以为“他们”应该是答案。但这里的后代,确实指代的不是一个群体,无论这个群体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或者拥有特定信仰的犹太人、基督徒、佛教徒。这里后代也没有用“it”来表达,所以指的肯定是人。由此又排除了后代指代的其他可能性 ,比如某种哲学,教导,科技,经济体系,政治体系,或者宗教信仰。这种类似的“it”指代,也许一直是而且仍然是人们改变世界的首选。我们认为能够改变我们状况的,一定是某种“它”;所以数个世纪以来,最杰出的思想家,都在主张不同的政治制度、教育体制,科技和宗教等。今天的人们普遍认为,金钱和科技当之无愧是拯救人类的“它”。但是圣经的开篇开宗明义,将我们指向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上帝的想法截然不同-一他预备了一个“他”,一个能够粉碎蛇头的“他”。 另外一个并没有在圣经里表述的观察,也很有意思。上帝并没有应许给男人一个后代,像应许给女人一样。这一点相当令人费解,因为圣经通篇都在强调子由父生。事实上,现代西方人对圣经中家谱的一个批判,就是他们忽略了由女人而出的血统。在西方人眼里,男人的儿子一说,明显带有性别歧视。但在这里则迥然不同,它并没有应许将来必有一个由男人而生的后代,只提到了由女人而生的后代。 从我可以想到的以存人类中,无论是在历史中曾出现过的,还是童话中的人物,只有两个人没有肉身的父亲。第一个是人类的始祖亚当,由上帝直接创造;第二个就是圣经新约中记载的耶稣,由童贞女所生,没有生父。那么耶稣就是这个谜语中所预言的那一位吗?这与我们所观察的后裔应该是“他”,不是“她”、“他们”或“它”相吻合。用这种观点来看,这个谜语就被解释通了。 伤他的脚根… Read More »历史的结论 — 植根于我们祖先的开端

堕落…错失目标

我看了《圣经》里描述的我们是怎样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制造的。但是这引发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而且上帝是充满爱和平静的—-可为什么人类却这么自私,相互争斗并且不能和谐地生活呢?《圣经》里给出了原因:在最初的被创造之后,我们被一些东西给损坏了。这是怎样发生的呢?这意味着什么? 这在《圣经》中的《创世纪》中提到。在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制造不久,最初的人类接受过测试。该报告记录了与“蛇”的一次交易。蛇被普遍认为是撒旦— 上帝的天使对手。在《圣经》里,撒旦经常通过另一个人说话来现身。在这种情况下,他是通过蛇来说话。这个报告就是这样记录的。 蛇是上帝创造的所有野生动物中最精明狡猾的动物。有一天,他对一个女人说:“上帝真的说你绝对不能吃这个园子里任何一棵树上的水果吗?” “我们当然可以吃树上的水果。”那个女人说。“只是在园子中间的的树上的水果是不允许吃的。上帝说,你绝对不能吃,也不能触摸它;如果你这么做了,你会死掉。” “你不会死掉!”蛇对女人说。“上帝知道你吃了水果之后你的眼睛会睁开,而且你会像上帝一样智慧能够知道好与坏。” 那个女人被说服了。她看见树非常漂亮,果子看上去也很美味,而且她也渴望那个果子能带给她的智慧。所以她摘了果子并吃掉了。然后,她给了一些给和她在一起的她的丈夫,他也吃了。就在那时,他们的眼睛睁开了而且它们突然觉得害羞因为他们都光着身体。所以他们把无花果叶子编织了在一起用来盖住自己的身体。(创世纪3:1-6) 在测试中,他们的选择,进而诱惑,是他们可以是 ‘像上帝一样’。至此,他们毫不保留地信任上帝的一切,并相信上帝或者上帝的说的一切。但现在他们已经选择背弃,变得 ‘像上帝’,相信自己,并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他们自己能成为 ‘上帝’ ,自己命运的主人,把自己同上帝分开并且只响应自己。他们真的觉得他们可以“像上帝”。 在他们脱离上帝的《独立宣言》中,我们祖先的一些东西改变了。在记录段落中,他们感到羞愧,并试图掩盖。事实上,只是后来,当上帝指责亚当违背契约时,亚当责怪夏娃(和上帝,上帝制造了她)。夏娃反过来指责蛇。没有人会承担责任 那天开始的东西一直持续着,因为我们继承了同一天性。这是为什么人们今天表现得像那时候亚当的所作所为 — — 因为我们继承了他的本性。有些人误解《圣经》来推断,因为亚当的背叛行为而使得我们受到指责。事实上,只有亚当一个被责备,但我们确实生活在那背叛的后果中。我们可以从遗传角度来思考。我们继承了亚当的这种叛本性,因而天生地,几乎是无意识地,但故意地,我们继续着他开始的叛乱。我们可能不想要做宇宙的上帝,但是想成为我们设想的上帝;为我们自己的船掌舵;从上帝那里独立自治。从温和腐败的所有的国家政治领导人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称为亲爱的领袖)狂热个人崇拜的民族,亚当的叛乱都显示了相同的趋势。 这就解释了我们人类生活中那么多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是任何地方的人都需要为他们的大门上锁的原因,他们需要警察、律师、加密码的银行–因为按照当前的性情,我们会互相偷窃。这是为什么所有的帝国和社会最终都会腐败和崩溃– 因为在所有这些帝国的公民有衰减的趋势。这是为什么尽管尝试一切形式的政府和经济体系中之后,甚至一些工作得比别人好,每一个政治或经济制度似乎本身最终崩溃 — 因为在这些意识形态下的居民充斥着最终拖累整个系统的倾向。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宗教信仰能够完全给他们带来社会远景–但无神论者也如此–因为我们的生活的方式有关的东西往往使我们失去我们的视野。 事实上,这个词 ‘失去’ 基本上总结了我们的情况。《旧约》上的一段话描绘了一幅图景,帮助我更好地理解。它说: 所有这些士兵中有七百个精选的士兵是左撇子,其中每个人都能用一根头发吊住一块石头并且不会失掉。(Judges… Read More »堕落…错失目标

像中土世纪的兽人一样被毁坏

    在上一章中,我们看到了圣经中有关人按照神的形象被造的记载。这段记载也解释了人的生命为什么如此宝贵。然而接下来圣经从神的创造又谈到了更严肃的问题。这些问题在圣经的诗篇中有所提及。      耶和华从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没有,有寻求神的没有。他们都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污秽,并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诗篇14:2-3) 这里说的是一同变为污秽。虽然我们按照神的形象被造,但在我们里面的这个形象被毁坏了。毁坏的表现是,我们选择独立于神(所有人都转离不去寻求神),不再行善。                 对精灵和兽人的思考 通过对比电影《指环王》中的精灵和兽人,我们会有更好的理解。兽人丑陋而邪恶,精灵美丽而充满和平(比如莱戈拉斯)。但兽人实际也曾是被索伦(Sauron)毁坏了的精灵。兽人里面最原始的精灵的形象,被毁掉了。与此相似,圣经中说人类堕落了,神最初创造的是精灵,但我们却变成了兽人。 比如,我们知道何谓良举,何谓恶行。虽然我们知道,却做不到。就像一台电脑染了病毒,不能再正常运转。我们的道德标准仍然在,只是病毒把它损坏了。圣经开篇时的人类良善而正直,但后来却堕落了。这与我们对自己的观察不谋而合,但却引申出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上帝如此创造我们?我们知道善与恶,但也由此而堕落。正如无神论者克里斯托弗·希琴斯所抱怨的:“如果神真的想让人类从这些堕落思想中解脱出来,他早应该更为小心地创造出一个不同的物种。” (出自克里斯托弗·希琴斯2007 出版的 《神不伟大:信仰如何破坏了一切》一书的第100页) 但是克里斯托弗漏掉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圣经中并没有说神是这样创造我们的,只是在我们被造之后发生了很糟糕的事。人类的始祖背叛上帝,而他们也是在自己的背叛中发生改变,并堕落了。 这就是我们经常所说的堕落。作为第一个被神创造的人类,亚当与神之间设有约定,就如婚约中的忠实,但亚当违背了这份约定。圣经中记载,虽然亚当答应神他不会吃智慧树上的果子,但他最终还是吃了。此约定以及智慧树本身,都赋予了亚当自由意志去决定是否要忠实于上帝。亚当是按照神的形象创造的,他和神之间拥有朋友搬的关系。对于被造,亚当没有选择,因此上帝允许他可以对与上帝的关系作出选择。这就好比如果坐着是不可能的,那么站立就不是一个真实的选择。亚当必须对神的友情和信任作出选择,选择的中心就在于那个命令—不要吃那棵树上的果子。但是亚当最终选择了背叛,并且由他开始的背叛,在其以后所有的世代中从未停止,直到今天。我们将从下一章看一看这意味着什么。

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

我想谈一下圣经里所说的人类的起源.对很多人来说,利用圣经来理解我们的起源被认为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但是,考虑一下携带基因密码的人类有多么多么复杂,就像人们创造的最好的计算机代码一样复杂;我们是由比最好的现代纳米技术还小的蛋白质制造的机器–具有自动修复细胞损伤的能力;而且,我们具备个性和意识.或许我们应该持开放的态度来考虑一下,我们是由上帝–造物主创造的可能性. 因此,通过阅读圣经开头一段,我想建立一种理解,即关于圣经怎样阐述我们的起源。然后上帝说,”让我们按照我们的形象来制造人类,像我们一样……”所以上帝按照他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以上帝的形象他创造了他 ;他创造了男人和女人。(创世纪1:26-27) 以上帝的形象 那么人类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意味着什么?并不是说上帝是具有双臂,一个头等等的身躯。而在更深层次上,是说人类的基本特征来源于上帝的相似的特征。比如,上帝(圣经中)和人类(可观察)都具备智力,感情和意志。在圣经中,上帝有时被描绘为悲伤、 受伤害、生气或者快乐 — 我们人类也会体验到的类似的情绪。在日常生活基础上我们做出选择和决定。类似地,按照圣经中的描述,上帝也会做出选择并形成决定。我们的抽象推理和思考来自于上帝。我们具有智力,感情和意志是因为上帝拥有它们,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 从一个更基础的层次来考虑我们自己。我们自我意识到称自己为“我”和“你”,而不是称自己为“它”。我们会这样是因为上帝也这样。从这一理论出发,在圣经中上帝不是没有被描述成像电影“星球大战”里描述的那种没有自我的“力量”。 因为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所以我们也不是那种没有自我的“力量”。我们都具备个性。 为什么我们唯美 我们也欣赏艺术和戏剧。考虑一下为什么我们这样自然地喜欢并需要美。这不仅仅是视觉美,包括音乐和文学。考虑一下,音乐对我们有多么重要—甚至音乐能够使我们多么自然地翩翩起舞。我们喜欢好的故事,无论在小说里还是戏剧里,或者在现代更普遍的是电影里。故事里有英雄,有反面角色,戏剧以及好的故事都极力渲染这些英雄和反面人物,使他们进入我们的想象。我们如此自然地使用和欣赏艺术的多种形式来娱乐,给我们自己注入新的活力,激发我们自己的精神,这是因为上帝是一位艺术家而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这里有一个值得问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天生如此唯美,无论在艺术上,戏剧,音乐,舞蹈还是文学上?坦率的无神论者以及理解认知过程的权威人士丹尼尔丹 尼特从唯物主义角度回答了这一问题: 但是绝大部分的研究还是把音乐作为理所当然的。很少有人问音乐为什么存在? 有一个简短的回答,当然也是正确的,目前为止是这么认为的?音乐的存在是因为我们喜欢它,而且我们会持续地带来越来越多的音乐。但是我们为什么喜欢音乐呢?是因为我们觉得它很美好。但是为什么音乐对我们来说如此美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生物问题,但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丹尼尔·丹尼特 打破魔咒: 宗教作为一种自然现象 43页) 为什么事实上如果关于我们作为人类的一切必须完全基于物质过程来解释是艺术及它的所有形式,对我们如此重要?在这个问题上,可能作为世界上领先的思想家从唯物主义的进化角度来看,丹尼特告诉我们所不知道的。从圣经的角度来看,因为上帝就是艺术和唯美。他让所有的事物美好并享受美好。我们这些以他的形象制造的人也是如此。 为什么我们是道德的 此外,“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制造”解释了所有人所具备的天生的道德能力。即使我们拥有不同的语言和文化,我们都知道什么样的行为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道德推理的能力已经完全建立在我们身上。正如著名的无神论者理查德 · 道金斯所说: “操纵我们道德判断能力的是通用的道德语法…与语言一样,组成道德语法的原则是遵循我们意识,就像在雷达下飞行。”(理查德 · 道金斯,上帝的错觉。p223)… Read More »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