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善良的上帝会创造出邪恶的魔鬼?

圣经中写道,撒旦伪装成蛇并导演了人类堕落的惨剧。然而这就引发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上帝为什么要创造出“邪恶的”魔鬼(意味着“对手”)来玷污他美好的作品?

路西法 – 明亮之星

事实上,圣经中记载了上帝曾经创造出一个强大的,聪明且美丽的天使灵魂(天使长)名叫路西法(意思是“明亮之星”),他曾经非常善良。但是路西法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他可以自主选择。以赛亚书14节的一段中记载了他的选择。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 你何竟从天坠落!

你这攻败列国的, 何竟被砍倒在地上!

你心里曾说 “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

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

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以赛亚书14:12-14)

和亚当一样,路西法有一个选择的机会。他可以接受上帝是唯一的神,或者他也可以选择做他自己的神。然而他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我要”,表明他选择了蔑视上帝并封他自己为 “至上者”。以西结书中也对路西法的堕落做出了相似的描述:

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

…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

我将你安置在神的圣山上

你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

“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

后来在你中间又察出不义。

…以致犯罪。

所以我因你亵渎圣地

就从神的山驱逐你。

遮掩约柜的基路伯啊!我已将你从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除灭。

你因美丽心中高傲,又因荣光败坏智慧,我已将你摔倒在地。 (以西结书 28:13-17)

路西法的美丽,智慧和力量 – 所有上帝赐予他的美好的品德 – 使他变得骄傲。他的骄傲导致了他的叛变和堕落,但是他从未失去(因此仍旧保有)他的力量和特性。他向着他的创造者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叛乱,借以宣告谁才是神。他诱惑人类,使他们变的和他一样,只爱自己,脱离上帝的统治并背叛上帝,他用这样的方法招募人类并使他们加入他。对亚当意愿的测试的本质和对路西法的是一样的,只是表现的形式不相同。他们俩都选择作为自己的神。这曾经是(现在也是)最终的“神之幻想”。

撒旦 – 通过其他人发挥作用

以赛亚书中的段落与巴比伦王有关,以西结书中的篇章讲述的是泰尔王。但是通过给出的解释可以看出,这些并非是对于人类的描述。以赛亚书中的“我要”描述了这样的一个存在;他因为想要把自己的王座置于神的众星之上而受到了被砍翻在地的惩罚。以西结书对他的描述是一个守护天使,曾经居住在伊甸园中,神的圣山之上。圣经中对于撒旦(或路西法)将自己隐于他人之后或通过他人表现自己的意志的描述是一致的。在创世纪中他通过蛇来诱惑人类,在以赛亚书中他通过巴比伦王来施行统治,在以西结书中他则是控制了泰尔王。

为什么路西法要背叛神?

那么路西法为什么要背叛伟大的无所不知的神并想推翻神的统治呢?“聪明”最重要的一个体现,知道你是否能够打败一个潜在的对手。路西法或许曾经拥有(现在仍旧拥有)力量,但是仅仅依靠他有限的力量是不足以成功地与他的创造者相抗衡的。所以为什么要倾尽所有去做一件不可能成功的事情呢?我认为一个聪明的天使应该认识到他相对于神的渺小,并且停止他的背叛。那么他为什么不呢?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多年。

然后我意识到路西法可能认为,神仅在信仰上才是无所不能的造物主 – 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样的。让我来解释一下吧。圣经注明了天使是在第一周被创造出来的,这点在以赛亚书第14节以及圣经的其他章节也有提到。例如在约伯记的创造篇中记载:

那时,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说:…

“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

你若有聪明,只管说吧!…

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 (约伯记38:1-7)

想象一下路西法在宇宙中的某处被创造出来并在创造周的某一时刻产生了意识。他所知道的一切就是他是存在的,并且具有自我意识,以及一个自称创造了他和宇宙的存在。但是路西法如何能够得知这个宣称是否正确?或许,这个自称创造者的存在仅仅只是比路西法早一些来到这个世界而已。正因为出现的早,这个“创造者”(或许)比他更加强大,更加睿智 – 话说回来或许这也可能不是事实。或许他是和所谓的创造者同时出现在宇宙中的。路西法可以选择认可神对他说的话,接受神创造了他的事实,并且承认神是永恒的不朽。但是由于他的骄傲,他选择去相信他是由自己的意识所产生的这一幻想。

你或许会认为路西法相信他和神(以及其他的天使)突然出现在现实中比较虚幻,但是这和最新的、最伟大的现代宇宙学的基本观点是一致的。宇宙曾经于虚无中波动,世界就是在这样的波动中产生 – 这是现代无神论者眼中的宇宙起源。从根本上来说,所有人 – 从路西法到理查德·道金斯和史蒂芬·霍金再到你和我 – 必须在信仰上选择相信宇宙是自己产生的还是被造物主创造并维持至今的。

换句话说,眼见未必为实。路西法应该见过神并与神交谈过,但是他仍旧不得不在信仰上接受神创造了他这一事实。许多人和我说如果神能够在他们面前现身,他们就会相信神的存在。圣经上说,许多人见过神并听过神的教诲 – 这从来不是问题。问题的关键是他们是否愿意接受并相信神所说的关于神和人类的话。不管是亚当和夏娃,或是该隐和亚伯,或是诺亚,或是庆祝第一个逾越节的埃及人,或是穿越红海到见识过耶稣神迹的以色列人,对他们来说,看到的从来不代表可以相信的。路西法的堕落正说明了这一点。

魔鬼在现今都做些什么?

所以神并没有创造“邪恶的魔鬼”,神创造的是一个强大的聪慧的天使。这个天使由于他的骄傲而背叛了神,并因此败坏了(但仍旧拥有)他曾经的荣光。你,我和所有的人类成为了神与他的敌手(魔鬼)相对抗的战场的一部分。魔鬼一方的策略是不像指环王中的黑骑士一样穿着阴险的黑斗篷四处游荡,而是在我们身上种下邪恶的诅咒。由于他曾经的荣光,路西法很容易达到欺骗我们的目的,使我们失去神在创世初通过亚伯拉罕和摩西许诺的救赎,后来通过耶稣的死亡和复活得以实现。正如圣经所说

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装作仁义的差役,也不算希奇。(哥林多后书11:14-15)

因为撒旦和他的差役能够伪装成“光明的一方”,我们更容易被欺骗。这就是为什么理解福音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的原因。

堕落…错失目标

我看了《圣经》里描述的我们是怎样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制造的。但是这引发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而且上帝是充满爱和平静的—-可为什么人类却这么自私,相互争斗并且不能和谐地生活呢?《圣经》里给出了原因:在最初的被创造之后,我们被一些东西给损坏了。这是怎样发生的呢?这意味着什么?

这在《圣经》中的《创世纪》中提到。在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制造不久,最初的人类接受过测试。该报告记录了与“蛇”的一次交易。蛇被普遍认为是撒旦— 上帝的天使对手。在《圣经》里,撒旦经常通过另一个人说话来现身。在这种情况下,他是通过蛇来说话。这个报告就是这样记录的。

蛇是上帝创造的所有野生动物中最精明狡猾的动物。有一天,他对一个女人说:“上帝真的说你绝对不能吃这个园子里任何一棵树上的水果吗?”

“我们当然可以吃树上的水果。”那个女人说。“只是在园子中间的的树上的水果是不允许吃的。上帝说,你绝对不能吃,也不能触摸它;如果你这么做了,你会死掉。”

“你不会死掉!”蛇对女人说。“上帝知道你吃了水果之后你的眼睛会睁开,而且你会像上帝一样智慧能够知道好与坏。”

那个女人被说服了。她看见树非常漂亮,果子看上去也很美味,而且她也渴望那个果子能带给她的智慧。所以她摘了果子并吃掉了。然后,她给了一些给和她在一起的她的丈夫,他也吃了。就在那时,他们的眼睛睁开了而且它们突然觉得害羞因为他们都光着身体。所以他们把无花果叶子编织了在一起用来盖住自己的身体。(创世纪3:1-6)

在测试中,他们的选择,进而诱惑,是他们可以是 ‘像上帝一样’。至此,他们毫不保留地信任上帝的一切,并相信上帝或者上帝的说的一切。但现在他们已经选择背弃,变得 ‘像上帝’,相信自己,并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他们自己能成为 ‘上帝’ ,自己命运的主人,把自己同上帝分开并且只响应自己。他们真的觉得他们可以“像上帝”。

在他们脱离上帝的《独立宣言》中,我们祖先的一些东西改变了。在记录段落中,他们感到羞愧,并试图掩盖。事实上,只是后来,当上帝指责亚当违背契约时,亚当责怪夏娃(和上帝,上帝制造了她)。夏娃反过来指责蛇。没有人会承担责任

那天开始的东西一直持续着,因为我们继承了同一天性。这是为什么人们今天表现得像那时候亚当的所作所为 — — 因为我们继承了他的本性。有些人误解《圣经》来推断,因为亚当的背叛行为而使得我们受到指责。事实上,只有亚当一个被责备,但我们确实生活在那背叛的后果中。我们可以从遗传角度来思考。我们继承了亚当的这种叛本性,因而天生地,几乎是无意识地,但故意地,我们继续着他开始的叛乱。我们可能不想要做宇宙的上帝,但是想成为我们设想的上帝;为我们自己的船掌舵;从上帝那里独立自治。从温和腐败的所有的国家政治领导人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称为亲爱的领袖)狂热个人崇拜的民族,亚当的叛乱都显示了相同的趋势。

这就解释了我们人类生活中那么多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是任何地方的人都需要为他们的大门上锁的原因,他们需要警察、律师、加密码的银行–因为按照当前的性情,我们会互相偷窃。这是为什么所有的帝国和社会最终都会腐败和崩溃– 因为在所有这些帝国的公民有衰减的趋势。这是为什么尽管尝试一切形式的政府和经济体系中之后,甚至一些工作得比别人好,每一个政治或经济制度似乎本身最终崩溃 — 因为在这些意识形态下的居民充斥着最终拖累整个系统的倾向。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宗教信仰能够完全给他们带来社会远景–但无神论者也如此–因为我们的生活的方式有关的东西往往使我们失去我们的视野。

事实上,这个词 ‘失去’ 基本上总结了我们的情况。《旧约》上的一段话描绘了一幅图景,帮助我更好地理解。它说:

所有这些士兵中有七百个精选的士兵是左撇子,其中每个人都能用一根头发吊住一块石头并且不会失掉。(Judges 20:16)

这一段话描述了士兵们是使用弹弓的专家,而绝不会失误。在希伯来语中翻译 ‘miss’这个词就是:חֲטִֽא  ׃。有趣的是,这个相同的希伯来语单词在绝大部分《旧约》里,被翻译成罪。例如,这个相同的希伯来语单词是 ‘罪恶’ ,当约瑟被当作奴隶卖往埃及的时候,不会承认自己与他主人的妻子通奸,尽管她恳求他。他对她说:

在这所房子里没有人比我更伟大。除了你,我的主人未曾对我隐瞒什么,因为你是他的妻子。我怎么可以做这种邪恶的事然后得罪上帝呢?(创世纪》 39:9)

就在“十诫”中说到:

摩西对民众说:”不要害怕。上帝已来测试你,所以,敬畏上帝的心会和你一起,会让你远离犯罪。(Exodus 20:20)

在这两个这些地方用的都是相同的希伯来语单词יַחֲטִֽא׃并被翻译成 ‘罪’。在提到士兵用石头集中靶子的段落中的 ‘失误(miss)’ 是同一个词,但在用来人们之间打交道时翻译成“罪”。这给我们题提供了一幅画面,以帮助我们了解是什么 ‘罪’。士兵拿起一块石头,吊起石头抛出它击中目标。如果他错过了他的目标,那么他失败了。同样地,我们按照上帝的样子被创造,我们得目标是如何按照上帝的样子来做以及怎样对待别人。’犯罪’ 就是错失这个为我们设计的目的或目标,而我们在各种各样的体制、宗教和意识形态里为自己打算的目标。

这种损坏和错过目标的画面并不漂亮,感觉也不好,也不乐观。多年来,我遇到过有人强烈抵制这种特别的圣经式说教。我记得一个大学生看着我愤怒地说,”我不相信你,因为我不喜欢你说的话”。但那是相当难以理解。喜不喜欢一样东西跟它是否真实有什么关系?我不喜欢税、战争、艾滋病和地震–我怀疑任何人喜欢— 但这并不能让它们走开,而且我也不能忽视其中的任何一个。我们社会所建立起来的所有的法律、警察、锁、钥匙、安全系统等的所有的系统,我们认为理所当然地能够保护我们的东西,意味着有什么不对劲。至少,圣经式说教是值得考虑的一种开放的方式。

所以现在我们有一个问题。我们从我们原始的状态开始堕落,用来制造我们的图像已毁损,而且进行道德行为的时候,我们不能击中目标。但是在我们无奈挣扎时,上帝没有离开我们。他制定了一个计划。这是一个计划来拯救我们,这就是为什么“福音”的字面意思是“好消息”– 因为这一计划是个我们需要听和接收的好消息。但上帝没有等很久来宣布这一消息。事实上,上帝首次宣布它就是在很久以前,在那次与亚当和夏娃在花园里谈话。我们看看这第一次“好消息”的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