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结论 — 植根于我们祖先的开端

作者/Ragnar.Oborn  译者/靳磊

我们已经看了圣经的最初几章,它叙述了人类历史的开端其实早已根植于中国的语言文字中。我们也看到圣经的开篇,描述整个人类如何从最初的受造状态中失落。但圣经围绕上帝对我们祖先的计划继续展开陈述,这是一个以上帝的应许为核心的蓝图。

圣经,一个货真价实的图书馆

要真正理解这个来自上帝的应许,我们必须对圣经有基本的了解。虽然我们将圣经视为一本书,但将它理解为一个电子图书馆,似乎更为精确。因为圣经是由多名作者、在时间跨度达1500多年的时间里共同完成的集作,在今天才被结集成为一本书。圣经因此也被列入世界上最伟大的书籍之列。圣经不同书卷中所记录的声明、预言,后面的书卷往往又可以接叙下去。如果圣经通篇只有一位作者,或由一群彼此相识的人共同完成,也许并不会令我们如此关注。但是圣经的作者,跨越成百甚至上千年,写于不同的文明背景、语言、社会阶层,甚至文体也各不相同;然而他们的信息与预言,与后来作者的信息如此贯穿一致,一脉相承,以致于我们总认为圣经是一本书。这是圣经非常独特的地方,也激励我们去了解其中的信息。现有圣经旧约(即耶稣之前的书籍)的手稿副本,可追溯到大约公元前200年左右。因此,圣经的文字基础,到目前为止,较比世界上其他古籍更为优越。

 在伊甸园中承诺的福音

在圣经的开篇创世纪,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这种预言的能力在创造和堕落的过程中至关重要。换句话说,它讲述创世的开端,也记录历史的尾声。它关系到我们的始祖,也关系到历史的终结。在这里,我们看到上帝在面对魔鬼时用谜语对他说出的一个应许。

     “我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根。” (创世纪3:15)

这是一个用谜语的形式发出的预言,但它是可以理解的。仔细阅读你会发现这里提到五个不同的词语,预示着将在未来得到实现(以“will”为代表的将来时态)。这五个词语是:

1.上帝

2.撒旦

3.女人

4.女人的后代

5.撒旦的后代

这个谜语预言了将来这五个词语将怎样彼此关。详见下图

圣经中所描述的人与撒旦及神之间的关系
圣经中所描述的人与撒旦及神之间的关系


上帝确保会有不同的人来到,彼此互相交。这里说到魔鬼是女人的仇敌;但并没有说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只是上帝会让女人和魔鬼都有后代。女人和魔鬼之间,以及他们的后代之间,会产生敌意和怨恨。

 排除法指向这个后代—“他”

到目前止,我们只是在字面上作了一些直接观察,现在可以用逻辑思维法进一步排除。这里女人的后代,用的是英文中用来指代男性的“he”和“his”,是一个单数的男性,所以我们排除一些可能的释义。这个后代是 “他”,而不是“她”,所以这个人不会是女人,但却由女人而出。这个后代是“他”,而不是“他们”—一群人,或一个种族,一个团队一个民族。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情况下,人们会想当然地以为“他们”应该是答案。但这里的后代,确实指代的不是一个群体,无论这个群体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或者拥有特定信仰的犹太人、基督徒、佛教徒。这里后代也没有用“it”来表达,所以指的肯定是人。由此又排除了后代指代的其他可能性 ,比如某种哲学,教导,科技,经济体系,政治体系,或者宗教信仰。这种类似的“it”指代,也许一直是而且仍然是人们改变世界的首选。我们认为能够改变我们状况的,一定是某种“它”;所以数个世纪以来,最杰出的思想家,都在主张不同的政治制度、教育体制,科技和宗教等。今天的人们普遍认为,金钱和科技当之无愧是拯救人类的“它”。但是圣经的开篇开宗明义,将我们指向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上帝的想法截然不同-一他预备了一个“他”,一个能够粉碎蛇头的“他”。

另外一个并没有在圣经里表述的观察,也很有意思。上帝并没有应许给男人一个后代,像应许给女人一样。这一点相当令人费解,因为圣经通篇都在强调子由父生。事实上,现代西方人对圣经中家谱的一个批判,就是他们忽略了由女人而出的血统。在西方人眼里,男人的儿子一说,明显带有性别歧视。但在这里则迥然不同,它并没有应许将来必有一个由男人而生的后代,只提到了由女人而生的后代。

从我可以想到的以存人类中,无论是在历史中曾出现过的,还是童话中的人物,只有两个人没有肉身的父亲。第一个是人类的始祖亚当,由上帝直接创造;第二个就是圣经新约中记载的耶稣,由童贞女所生,没有生父。那么耶稣就是这个谜语中所预言的那一位吗?这与我们所观察的后裔应该是“他”,不是“她”、“他们”或“它”相吻合。用这种观点来看,这个谜语就被解释通了。

伤他的脚根

蛇要伤他的脚根,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我从来没在喀麦隆的丛林中工作过,我也许永远都不会有机会看到这种情况。即使在非常湿热的时候,我们也不得不穿上厚厚的橡胶靴,因为在茂密高耸的草丛中蛇会咬伤你的脚,比如脚根,那是致命的。我在那的第一天几乎就踩在一条蛇上,很可能因此就没命了。在那之后我就明白了这个谜语的意思。“他”会摧毁蛇,但代价是“他”必须被杀。这确实预示着耶稣用死所取得的胜利。

  蛇的后代

那么谁又是另外一个主角,魔鬼的后代呢?虽然我们在这里没有足够的空间详尽追溯,但是圣经后来的篇章指向一个将要来的人物。我们来看圣经的记载:

   “这四国末时,犯法的人罪恶满盈,必有一王兴起,面貌凶恶,能用双关的诈语。他的权柄必大,却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毁灭,事情顺利,任意而行;又必毁灭有能力的和圣民。他用权术成就手中的诡计,心里自高自大,在人坦然无备的时候,毁灭多人。又要站起来攻击万君之君,至终却非因人手而灭亡。”(但以理书823-25,由但以理于公元前550在巴比伦写成)

一个人,在他背后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要起来攻击万君之君,但是最终他的头也要被压碎。

   弟兄们,论到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和我们到他那里聚集,我劝你们:无论有灵、有言语、有冒我名的书信,说主的日子现在到了,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被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贴撒罗尼迦后书2:1-4,由保罗于公元50年在希腊写成)

圣经的最后一本书,距离创世纪中的预言有数千年之久。

“天使对我说:“你为什么稀奇呢?我要将这女人和驮着她的那七头十脚兽的奥秘告诉你。你所看见的兽,先前有、如今没有,将要从无底坑上来,又要归于沉沦。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见先前有、如今没有、以后再有的兽,就必稀奇。”(创世纪17:7-8,由约翰于公元90年在土耳其的拔摩海岛上写成。)

 

圣经后来的书卷中(再次注明圣经写作的作者、情境、年代的多样性)更明确地讲到,女人的后代和撒旦的后代之间迟早要来的冲突。但起初在创世纪,这个应许所显示给我们祖先的,仅仅像一个幼小的胚胎一样,细节都要等到后来填充。因此,历史的高潮——上帝与撒旦之间的终局较量,早在伊甸园中就已开始。假如我们是富有智慧的人,我们将会告诫自己这将是一场怎样的对决,而我们也将在上帝与魔鬼对决中得蒙保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