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的重生:事实还是虚构

我小时候听过很多关于宗教节日的了不起的故事。例如在圣诞节的时候,一个住在北极的胖老头驾乘驯鹿飞遍世界,从烟囱进入各家各户,给听话的小孩送礼物。再比如复活节的时候,复活节兔子也会送鸡蛋和巧克力给这些小孩子们。当我长大后,我认识到这些故事很温馨,但却不是真的 – 再回首,我可以笑面这些故事,但是我已经不再信以为真了。

我也听过关于宗教节日的其他故事, 包括牧羊人看到天使,智者追寻星辰,马厩中出生的小孩 – 圣诞的由来。或许最激动人心的故事应该是耶稣如何在十字架上死去,并于三天后重生 – 复活节的由来。

第二组故事看起来和第一组一样精彩。当我长大后并意识到第一组故事不是真的时,我有了一个问题:第二组故事是真实的么?毕竟两组故事都和宗教节日有关,都能激起人们的好奇,也同样显得不可思议。复活节的故事尤为如此,它讲述了耶稣在死后的第三天从墓中走出,重回人世。这或许是所有宗教中最不可思议的故事了,甚至可以用作报纸头条 – 亡者重返人间。这会是真的么?是否有合理的证据来证实它呢?

这些问题或许很难回答。但是它们值得我们去思考,因为它们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毕竟我们中最明亮的,最强大的,最有势力且最有力量的那个人最终会死,我们也一样。如果有人能够打败死亡,这就应该引起我们的兴趣。让我大致分享一下在我学习和思考这个问题过程中的所学吧。

关于耶稣的历史背景 – 非圣经记载

或许尝试去回答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研究各种可能,在不做出基于信仰的预判的情况下,找出其中最讲的通的那个。耶稣存在于世,并在公众面前死去这个改变了历史进程的事实是毋庸置疑的,甚至无需通过圣经来证明。许多文献中都有关于耶稣和他对于世俗世界影响的记载。让我们来看一下其中的两篇。罗马的地方官、历史学家塔西佗发表过一篇描述1世纪(公元65年)尼禄如何残害那些被当做焚烧罗马的替罪羊的基督徒们的文献,其中有对耶稣的记录。下面是他在公元112年写的一段话:

尼禄用尽残忍的手段惩罚基督徒们,因为他憎恨他们激增的数量。作为教派创始人的基督,被提比略统治时期朱迪亚的地方长官本丢·彼拉多判处了死刑。但是,在被压制了一段时间后,这邪恶的迷信再次爆发,不仅来自于伤害发生地朱迪亚,也通过罗马市进行散播。

Tacitus. Annals XV. 44 (112 AD)

关于这段论述,令人感兴趣的地方在于,塔西佗证实了耶稣是:1)一个历史人物;2)被本丢·彼拉多处死;3)到公元65年(尼禄的年代)为止,基督教的信仰从朱迪亚穿越地中海,传播到了罗马,信奉基督教的信徒之多以至于罗马的皇帝感到他不得不着手处理这件事。需要注意的是科尼利厄斯·塔西佗是作为敌对势力的证人来讲述这些事情的,因为他认为耶稣兴起的运动是“邪恶的迷信”。

约瑟夫斯是一名犹太军队的指挥官、历史学家,他曾经给一个罗马人写信。在信中他总结了犹太种族从起源到他所处时代的历史。在这个过程中他用下面的文字涵盖了耶稣的时代和职业:

在那个时候有一个睿智的人,耶稣,他善良且正直。许多犹太人以及来自其他国家的人都成为了他的信徒。彼拉多判决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但是他的信徒们并没有背弃他们的信仰。他们宣称耶稣在死后三天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耶稣重获生命。

Josephus. Antiquities xviii. 33 (75 AD)

所以从这些反映过去的片段可以看出基督的死亡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他的重生也被信徒们载入罗马的史册。

历史背景 –圣经记载

卢克,医生、历史学家,关于基督教信仰在古代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细节。下面是他在使徒行传中的摘抄:

使徒们正对群众讲话的时候,祭司、圣殿的守卫长,和撒都该人来到他们那里。 因为使徒教训群众,并且传扬耶稣从死人中复活,他们就非常恼怒, 于是下手拿住使徒。那时天已经晚了,就把他们拘留到第二天…他们看见彼得和约翰的胆量,也知道这两个人是没有学问的平民,就很惊奇;同时认出他们是跟耶稣一伙的…于是吩咐他们到公议会外面去,彼此商议,说:“对这些人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因为有一件人所共知的神迹,借着他们行了出来,所有住在耶路撒冷的人都知道,我们也无法否认。(使徒行传4:1-16,公元63年)

大祭司和他的同党…下手拿住使徒,把他们押在公共拘留所里…公议会的人听了,非常恼怒,就想要杀他们…就传使徒进来,鞭打一顿,禁止他们奉耶稣的名传讲,就把他们释放了。(使徒行传5:17-40)

从这些篇章可以看出,那些民间领袖不遗余力的阻止这种“邪恶的迷信”(如塔西佗所称)。我们发现这些事件都发生在耶路撒冷 – 那座耶稣在几周前被杀死以及掩埋的城市。

耶稣的尸体可能还停留在坟墓里么?

在调查过一些重要的历史数据之后,我们可以开始寻找对于所谓的基督重生的可能的解释。首先,关于基督死后的尸体,我们有两种(且仅有两种)可能以供选择。在那个复活节的早上,基督的坟墓要么是空的,要么基督的尸体仍旧在坟墓中。这是仅有的两个选择,没有其他的可能。

我们先设想他的尸体仍在坟墓中。然而,当我们思考历史记录中发生过的事件时,我们很快就遇到了困难。如果尸体仍在坟墓中,信徒们就在附近公开宣扬基督的复活,那么,为什么身在耶路撒冷的罗马和犹太领袖都要费尽心思地阻止夸大所谓的重生?如果我是其中的一位领袖,我会等到那些信徒们关于重生的演讲达到高潮时,当众向子民们展示基督的尸体。这样就不需要下狱,拷问和杀害信徒们,直接将这些不成熟的运动扼杀在摇篮中。那上千人中的一员,听到彼得的演讲,与其考虑和犹豫是否要接受这些不可思议的信息(毕竟伴随这份信仰而来的可能是迫害),我更愿意在午休的时候,亲自到坟墓去看一下尸体是否还在。如果基督的尸体仍在坟墓中,那么在这种敌对的环境下,手中又有如此不利的证据,这次运动将不会发展到任何信徒。所以基督的尸体仍在坟墓中是一个谬论,这个选择将不会被认真的考虑。

是信徒们偷走了尸体么?

当然了空墓穴本身无法证明耶稣的重生 – 除了重生之外还有很多合理的说法可以用来解释一座空墓。 然而,任何关于尸体不在墓中的解释必须考虑到下面的细节:罗马人封墓,罗马的士兵守卫在墓旁,堵在墓门处的大石头(1-2吨),尸体上覆盖的40公斤防腐剂。还有其他方面的细节。由于篇幅所限,我们不能考虑所有的因素及设想所有的场景以解释失踪的尸体,但是最先想到的可能总是信徒们从墓中偷走了尸体并藏在某个地方,借此误导大众。

现在我们假设一下这个情形,先不考虑某些争议,这样我们就无需费劲的解释那伙令人失望的、在耶稣被逮捕时各自逃命的信徒们是怎样重新集合到一起,并谋划出一个计划,能够欺瞒罗马卫兵并偷走尸体。他们在不留下任何痕迹的情况下打开墓的密封,挪走巨大的石块并带走防腐的尸体。假设他们成功的做到这一切,然后将这个基于他们欺骗的宗教信仰推入世界舞台。我们中的许多人认为激励第一批门徒的是宣称兄弟情谊以及人与人之间爱的需要,而基督的死亡和精神上的重生是这一信息的催化剂。但是如果你回过头去看一下卢克和约瑟夫斯的著作,你会注意到引起争议的问题是“使徒们教导人类,并宣扬耶稣的死而复生”。这个主题在他们的著作中是最为重要的。值得注意的是保罗,另一个使徒,是如何评价基督重生这一问题的:

我从前领受了又传交给你们那最要紧的,就是基督照着圣经所记的,为我们的罪死了,又埋葬了,又照着圣经所记的,第三天复活了;并且曾经向矶法显现,然后向十二使徒显现。…如果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就是枉然,你们的信也是枉然。…如果我们在基督里只在今生有盼望,就比所有人更可怜了。…我在以弗所和野兽搏斗,如果照着人的意思来看,那对我有甚么益处呢?如果死人不会复活,“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我们明天就要死了。”(哥林多前书15:3-32, 公元57年)

显然(至少他们这样认为)门徒们将基督重生的重要性和他们的亲眼所见放在了信息的中心。现在,让我们假设这其实是错误的 – 这些门徒的确偷走了尸体,消除了任何阻止新消息传播的不利证据。他们可能已经成功的愚弄了全世界,但是他们自己知道通过传道、记录和制造巨大的社会动乱所传达的信息是假的。然而他们的确将生命奉献给了这项任务,如果他们知道这个基础是假的,他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人们会将生命奉献给他们认为值得的事业,因为他们相信他们为之奋斗的事业,或者他们期望从这些事业中有所得。想一下中东的人体炸弹,这绝对是为了某个原因而极端献身的当代最好的实例 – 以达到他们自己和他人的死亡为最终目的。我们可能不会赞同他们背后的原因,但是这些人坚信他们愿意为之牺牲的信仰。他们如此走极端是因为他们坚信作为牺牲的回报,他们死后会去天堂。这个信仰可能是假的,但是至少他们自己相信它,否则他们就不会用生命来参与这场豪赌。人体炸弹携带者和早期门徒们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没有切实的验证过他们的信仰,后者却证实了。如果门徒们的确偷走尸体并藏了起来,那么他们所有人都会知道重生并不是真的。从他们自己的话中可以看出为了传播信息他们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扪心自问,你是否会为了一个明知道是虚假的信仰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我们虽然四面受压…心里作难…受到迫害…打倒了…我们外面的人虽然渐渐朽坏…就如持久的忍耐、患难、贫乏、困苦、鞭打、监禁、扰乱、劳苦、不睡觉、禁食…好象是受惩罚的…好象忧愁…好象贫穷…好象是甚么都没有…我被犹太人打过五次,每次四十下减去一下,被棍打过三次,被石头打过一次,三次遇着船坏…遇着江河的危险、强盗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族的危险、城中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上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劳碌辛苦,多次不得睡觉,又饥又渴…赤身挨冷。…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哥林多后书4: 8– 6:10; 11:24-29)

越深入的思考他们生命中那些坚定的英勇作为(没有一个人在苦难中崩溃并“承认罪行”),我越加坚信他们是由衷的信仰他们所传播的信息。但是如果他们相信它,他们肯定不会偷窃并丢弃基督的尸体。一位最著名的刑事律师在哈弗大学教授法学院的学生如何找出证人的弱点时,关于这个问题发表了如下的评论:

军事战争的年鉴中很难找到类似的事例能体现这般的坚定、耐心和无畏。他们用每一种可能的原因来仔细审查他们信仰的依据,以及他们宣称的重大事实和真相的证据。最后另外一位学者评论了信徒们的可信性,因为他们面临了极其巨大的反对,但是反对方却无法证明信徒们是错的。

S. Greenleaf. 1874. p. 29

与此相关的是使徒们敌人(犹太或者罗马)的沉默。这些敌对的证人从来没有尝试去认真的讲述这个“真实的”故事,或者证明使徒们错在哪里。正如蒙哥马利博士陈述的.

这样一来,在敌对势力的盘问和强烈反对下、发表于犹太教会堂的基督复活的证词即被证实是可靠的,因为如果证词不是事实,反对方绝对会破坏这个案子的。

Montgomery. 1975.  Legal reasoning and Christian Apologetics. p. 88-89

在这项简要的研究中,我们没有足够的篇幅用来考虑到问题的各个方面。但是使徒们坚定的勇气和敌方证人的沉默证明了基督可能的确重生了,并且这值得展开一个严肃的、发人深思的检验。重生是福音的高潮。更加全面反映重生的一个方法是在圣经的内容中了解它。一个很好的起点是亚伯拉罕和摩西的神迹。尽管他们生活的时代比耶稣早了一千多年,他们的经历是对耶稣最终的死亡和重生的前瞻性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