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有史实依据吗?中国祖先的证词

圣经是一本不同寻常的书。首先它是来自于神的灵感启迪并贯穿历史地准确地记录了神的活动。现代很多人质疑此说法,尤其是第一本圣经书的前几章—创世纪。这一章讲了上帝是怎样创造世界以及最初的人类(亚当和夏娃),他们 在伊甸园里被一个邪恶的魔鬼引诱。接下来是关于诺亚及其家人在一场世界性的洪水中存活下来而这场洪水摧毁了其他所有人类的记述。像现代绝大多数人一样, 我个人把这些故事看作是神话–像西游记,区别在于这些圣经神话不是像西游记一样源于中国而是源于 西方。

然而,在我研究了圣经里这些最早的讲述之后,我发现了一些证明表明圣经里的故事讲述可能真的发生过。其中最有趣的一个发现是存在于在汉字书写里。不仅仅有证据显示圣经最初的几章有史实依据,而且还形成了中国最早的对于人类历史的理解——从中国祖先开始。

中国汉字起源于大约4000年前中国文明的开始。中国书法经过几千年几乎没什么变化。从出土古代的瓷器和骨制品上的字迹符号可以发现这一点。只有在二十世纪才简化了文字书写,但是一直保持着原始的结构。

我们必须记住汉语的表意文字或者图画是通过更简单的图画构造出来的。所以,举个例子来说,“first(先)”这个字的表意图画是:

Slide1

正如展示的一样,这个“先”字的表意文字确实是由更简单的“词根”组合而成。这意味着很久之前(4000年),当最初的中国祖先创造表意文字的时候,他们将这些词根“活着”、“土”、“人”加在一起组合成“先”。但是,这是为什么呢?  举例来说,“土”和“人”之间有什么天然联系呢?如果有,似乎也微乎其微。然而,将此与圣经的章节的讲述联系在一起却是惊人的。

耶和华神往用地上泥土所造的人鼻孔里吹了口气,他就成了活的人。(创世纪2:17)。

最“先”的“人”(亚当)是由“泥土”造的!但是中国人祖先是从哪里得到的与圣经讲述的联系呢?现在,看一下下面的例子:

“土”、“口气”和“活的”这些词根组合成了“告”的表意图。但是,“告”和“走”组合成了“造”,创造的造。

Slide3

“土”、“口气”、“活的”、“告”和“走”之间有什么天然联系能让中国的祖先联想到这一样应用它们呢?  然而这与上面提到的“创世纪2:17”有惊人的类似处。

这种类似还在持续。看一下,“魔鬼”是怎样由“人在花园里秘密行走”形成的。花园!花园和魔鬼又怎样天然地联系在一起呢?根本没有!

Slide4

然而,中国人祖先那时将“鬼”和“两棵树”组合在一起成了“诱惑”。

所以,“鬼”在“两棵树”的遮盖下就是“魔”。如果是我,能想到与“魔”相关联的东西有性感的女人、钱或者酒。但是怎么会是两棵树?它们很难具有诱惑性啊。“花园”和“树”跟“鬼”“魔”有什么关系?现在对照圣经里的话:

上帝在东方种植了一个花园… 花园的中间是生命之树善恶知识之树(创世纪2:8-9)

现在蛇更加狡猾…他对那个女人说:“上帝真的说了…?”(创世纪3:1)

“渴望”或“觊觎”又一次将“女人”和“两棵树”联系在一起。为什么不把性欲“渴望”联系到“女人”? 那应该是很自然的关联啊。但是中国祖先没有这么做。

Slide5

圣经记载中的确也提到了“觊觎”“两棵树”“女人”之间的关系。上面的引文认同了上帝的天堂花园中的两课树,即“生命之树”和“善恶知识之树”的存在。然后,圣经继续描述:

当那个女人看到树上的果实可作为食物并非常漂亮,而且她也非常渴望获得智慧,她就摘了一些并吃了。还给了她丈夫一些(创世纪 3:6)

从此刻开始人类由上帝创造的最初完美状态被损坏。再考虑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类似的事情。下面列是中国“大船”的表意文字示意图:

Slide6

表意文字的词根也可以这样表示:

 

Slide6包含“八”“口(人)”在一个 “舟”里。如果我要描绘一个大船,我会说3000个人在一个船里。那为什么8个呢?有趣的是,在圣经记载的洪水章节里,有8个人坐在“诺亚方舟”里(诺亚,她的三个孩子和他们的老婆们)。

圣经章节和中国书法的类似情况是非常值得注意的。有些人可能以为是中国祖先读过并借鉴了这些典故,但是中国语言起源至少比摩西早700年(摩西生活在公元前1500年并编译了圣经第一套书)。  所以当中国祖先最早创造的文字时候他们并没有阅读圣经书。况且中国与中东相距甚远。或者是一巧合。但是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而且,为什么中国字体与后来的关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布的圣经故事没有这样的巧合呢?

然而,如果圣经记录的是真的历史事件呢—即使是最初的人故事?那么中国祖先就像其他种族的祖先及世界语言一样起源于巴别塔(圣经创世纪11章)。 巴别塔 章节讲述了洪水幸存者的后裔是如何拥有自己的语言并对上帝困惑,以至于他们不能理解彼此。这归因于人类多样性的语言和他们从巴别塔到世界其他地区的迁徙。 这意味着,每种语言团体内部的通婚解释了人类多个种族的起源。中国祖先就是这些从巴别塔迁徙出去的其中的一个团体,在那时他们创造了中国书法,而那时上帝之创造和洪水事件刚好发生,这些是他们的现代故事—他们记得很清楚。所以,当这些祖先们为抽象概念如“觊觎”“诱惑”等创造词根时,他们用的是他们知道的近代故事。相似地,像“船”,他们用了能记住的极致章节。所以,在中国文化创始最初,中国祖先将上帝之创造和洪水事件的记载镶嵌进了中国语言词根。随着时间流逝他们的后裔忘记了这些联系的最初原因,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但是他们还在用这种语言。 如果确实是这个解释,那么圣经记载章节就是记载的真实的故事,并不是神话,而且是中国文明的基础。

中国边境祭祀与孔夫子之谜

中国也是世界上拥有最长的运行礼仪传统的国家之一。从中华文明的开始,中国皇帝总在冬至向上帝祭祀一头公牛。仪式在中国文化的所有朝代中保留。 事实上,这仅仅在1911年终止,孙中山先生赶走了清王朝最后一个皇帝然后中国变成了共和国。在那以前,这个仪式一般在‘天坛公园’举行, 现在这里是北京一个高知名度的旅游胜地. 所以,4000多年以来,中国皇帝每年将一头公牛祭祀给天堂里的皇帝。可是为什么呢? 孔子(551-479 BC)就问到了这一问题。他说:

“谁懂得祭祀天地的仪式…谁就会发现管理一个王国就像看自己的手掌那么简单”

换句话说,任何人只要能够解开祭祀之谜就拥有足够的才能来管理一个王国。所以当中国祖先在公元前 2200年开始进行“边境祭祀 “(当时这么定义的)的时候到孔夫子(公元前500年),祭祀的意义已经失传——即使这个传统直到公元1911年仍然保持了2400年。

也许,如果他们的表意文字背后的联系没有丢失的话,孔夫子会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来考虑一下“义”的词根组成。

Slide7“義”的组成看到“羊”在“我”的上方。“我”是由“手”和“戈”(或者“匕首”)组成。这传递的意义是我手刃羊成就了义。在我的地盘上羊的牺牲或者死亡带给我义。

在圣经里,动物祭祀从人类历史的最初就已经开始了,早在犹太人祭祀体系之前。举例来说, Abel (亚当的儿子)和诺亚 对天堂进行祭祀 (创世纪 4:4 & 8:20). 似乎早期的人类懂得动物祭祀 是帮助他们理解一个动物的死亡对于他们获取义来讲是必需的。所有的早期人类都执行而且中国祖先似乎也懂得此举。

圣经中关于耶稣的章节标题中最突的其中之一就是“上帝的羔羊” (约翰 1:29). 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亡是真正的取义——对所有的动物祭祀而言——包括古代中国的边界祭祀。在圣经中前部分章节中,上帝预言说一个女人的孩子会死于人类和动物祭祀已经开始实现了,所以早期人类会用这种画面来帮助他们理解祭祀这件事情。至少,中国祖先们已经开始理解此事,即使他们在孔夫子时期失去了它。

当然,这却是违背了我们的本能。我同很多有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谈过, 我一直迷惑于正义到底仅仅是上帝的恩赐还是基于我们的工作。 换句话说,很多人认为我们没有必要为罪恶买单。这些人按照自己的愿望来生活。其他一些人任务,我们确实需要为罪恶付出,但是这些付出可由我们做过的好事来抵消。这些人尝试着做好人或者成为有信仰的人,并希望这能实现。  这与福音形成对比:

但是现在除了法律之外,上帝的义已为人所知… 此义来自于耶稣的信仰以及所有信仰他的人(罗马书 3:21-22)

为什么耶稣的死和复活能够被授予正义? 关于该问题更多信息可参阅这里

参考书目

The Discovery of Genesis. C.H. Kang & Ethel Nelson. 1979

Genesis and the Mystery Confucius Couldn’t Solve. Ethel Nelson & Richard Broadberry. 1994

1 thought on “圣经有史实依据吗?中国祖先的证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