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

我想谈一下圣经里所说的人类的起源.对很多人来说,利用圣经来理解我们的起源被认为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但是,考虑一下携带基因密码的人类有多么多么复杂,就像人们创造的最好的计算机代码一样复杂;我们是由比最好的现代纳米技术还小的蛋白质制造的机器–具有自动修复细胞损伤的能力;而且,我们具备个性和意识.或许我们应该持开放的态度来考虑一下,我们是由上帝–造物主创造的可能性.

因此,通过阅读圣经开头一段,我想建立一种理解,即关于圣经怎样阐述我们的起源然后上帝说,”让我们按照我们的形象来制造人类,像我们一样……”所以上帝按照他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以上帝的形象他创造了他 ;他创造了男人和女人。(创世纪1:26-27)

以上帝的形象

那么人类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意味着什么?并不是说上帝是具有双臂,一个头等等的身躯。而在更深层次上,是说人类的基本特征来源于上帝的相似的特征。比如,上帝(圣经中)和人类(可观察)都具备智力,感情和意志。在圣经中,上帝有时被描绘为悲伤、 受伤害、生气或者快乐 — 我们人类也会体验到的类似的情绪。在日常生活基础上我们做出选择和决定。类似地,按照圣经中的描述,上帝也会做出选择并形成决定。我们的抽象推理和思考来自于上帝。我们具有智力,感情和意志是因为上帝拥有它们,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

从一个更基础的层次来考虑我们自己。我们自我意识到称自己为“我”和“你”,而不是称自己为“它”。我们会这样是因为上帝也这样。从这一理论出发,在圣经中上帝不是没有被描述成像电影“星球大战”里描述的那种没有自我的“力量”。 因为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所以我们也不是那种没有自我的“力量”。我们都具备个性。

为什么我们唯美

我们也欣赏艺术和戏剧。考虑一下为什么我们这样自然地喜欢并需要美。这不仅仅是视觉美,包括音乐和文学。考虑一下,音乐对我们有多么重要—甚至音乐能够使我们多么自然地翩翩起舞。我们喜欢好的故事,无论在小说里还是戏剧里,或者在现代更普遍的是电影里。故事里有英雄,有反面角色,戏剧以及好的故事都极力渲染这些英雄和反面人物,使他们进入我们的想象。我们如此自然地使用和欣赏艺术的多种形式来娱乐,给我们自己注入新的活力,激发我们自己的精神,这是因为上帝是一位艺术家而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这里有一个值得问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天生如此唯美,无论在艺术上,戏剧,音乐,舞蹈还是文学上?坦率的无神论者以及理解认知过程的权威人士丹尼尔丹 尼特从唯物主义角度回答了这一问题:

但是绝大部分的研究还是把音乐作为理所当然的。很少有人问音乐为什么存在? 有一个简短的回答,当然也是正确的,目前为止是这么认为的?音乐的存在是因为我们喜欢它,而且我们会持续地带来越来越多的音乐。但是我们为什么喜欢音乐呢?是因为我们觉得它很美好。但是为什么音乐对我们来说如此美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生物问题,但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丹尼尔·丹尼特 打破魔咒: 宗教作为一种自然现象 43页)

为什么事实上如果关于我们作为人类的一切必须完全基于物质过程来解释是艺术及它的所有形式,对我们如此重要?在这个问题上,可能作为世界上领先的思想家从唯物主义的进化角度来看,丹尼特告诉我们所不知道的。从圣经的角度来看,因为上帝就是艺术和唯美。他让所有的事物美好并享受美好。我们这些以他的形象制造的人也是如此。

为什么我们是道德的

此外,“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制造”解释了所有人所具备的天生的道德能力。即使我们拥有不同的语言和文化,我们都知道什么样的行为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道德推理的能力已经完全建立在我们身上。正如著名的无神论者理查德 · 道金斯所说:

“操纵我们道德判断能力的是通用的道德语法…与语言一样,组成道德语法的原则是遵循我们意识,就像在雷达下飞行。”(理查德 · 道金斯,上帝的错觉。p223)

道金斯解释了我们的对与错的意识的建立类似于我们具备语言的能力.道金斯不认为我们的道德能力来自于上帝,但这的确是最直接最简单的解释。我们拥有道德能力是因为上帝是道德的,而且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这是固有的人类能力。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点,会导致很多误解。下面是另一位著名的无神论者山姆•哈里斯的异议。

如果你完全认为宗教信仰提供了道德的唯一真正基础,那么无神论者应该没有信徒道德。”(山姆•哈里斯。2005.致基督教国家的一封信 38-39)

哈里斯误解了并且完全错了。从圣经角度来讲,我们的道德意识源于我们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并不是源于宗教信仰。这就是为什么无神论者,就像我们其他的人,具备道德能力并按照道德标准行事。无神论者的困难是解释为什么我们具备道德能力–这也是我们所有的人很难找出的原因-它把所有人牵连在一起。

我们为什么是关系型的

从圣经的角度来看,理解我们自己的出发点应该是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因此,当我们洞察上帝(通过圣经里对上帝的展示)或者人类(通过观察和反思)以及其他一切。所以,举例来说,这并不难注意到人们在关系上的突出性。看一场好电影是不错的,但是与一个好友一起看的话会感觉更好。我们很自然地寻求朋友分享经验。有意义的友谊和家庭关系对安乐感觉很重要。相反地,孤独和/或者沮丧的家庭关系以及破裂的友情会让我们倍感压力。在于其他人相处中,我们并不是中立的不可动摇的。如果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话,那么我们也许会找到这种相同的与上帝的关系,事实上我们也是这么做的。圣经上说“上帝是爱”(1.约翰4:8)圣经里写了很多关于上帝对我们的爱和对其他一切事物的爱的重要性–其实它们在圣经里是被称为耶稣的最重要的两项任务。当我们思考它的时候,爱必须是关系型的。因为爱的存在需要一个人(施爱者)将爱施与接受爱的对象–被爱的人。

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上帝是施爱者。如果我们仅仅认为上帝是“原动力”, “第一原因”,“全知全能的上帝”或者是作为(乐善好施者),我们就不能从圣经角度看上帝—那仅仅是我们在思维中构想了一个上帝。即使上帝是这样,上帝之爱会被描述成具备几乎不顾一切的激情。上帝不是拥有爱。上帝就是爱。最显著的两种描述上帝与人类的关系的圣经角度的写照是上帝拥有的父亲和妻子。那不是冷静哲学的类比,但那是最深切最亲密的人际关系。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陈述基础就是人类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具备思想,感情和意愿。我们具备道德能力遵循的“道德法则”赋予我们固有的对错识别标准。我们具备本能的发展享受美,戏剧,艺术,故事以及其他一切形式的能力。而且我们天生自然地寻求和发展与别人的关系及友情。我们之所以这样因为上帝就是这样的,而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制造的。所有的这些推理至少是与我们观察到的一致,正如我们论述的基础。接下来的帖子会从圣经角度解释为什么我们之间的关系会令人失望以及为什么上帝会看起来这么遥远?为什么我们最深切的渴望从来没有实现? 我们将从下一章看一看这意味着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